吴贵军去年五月参加了工厂罢工,被控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近日,他的审判在深圳举行 ,超过50名工人、记者,各行各业的支持者在法院外聚集,以示支持。 据迪威信工人送到深圳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公开信中得知,吴贵军是总部位于深圳的家具制造商迪威信的工人,他们得知工厂将要搬迁。在多次寻求与管理层谈判未果之后,参加了罢工以寻求法律遣散补偿。罢工工人被警方拘留,20名工人被拘留了13天, 2名工人则被拘留37天。 吴曾在迪威信工作了九年,被选为与管理层谈判的七个工人代表之一,罢工后被关押100多天。 去年九月,吴 …

USi Live

吴贵军去年五月参加了工厂罢工,被控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近日,他的审判在深圳举行 ,超过50名工人、记者,各行各业的支持者在法院外聚集,以示支持。

据迪威信工人送到深圳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公开信中得知,吴贵军是总部位于深圳的家具制造商迪威信的工人,他们得知工厂将要搬迁。在多次寻求与管理层谈判未果之后,参加了罢工以寻求法律遣散补偿。罢工工人被警方拘留,20名工人被拘留了13天, 2名工人则被拘留37天。

吴曾在迪威信工作了九年,被选为与管理层谈判的七个工人代表之一,罢工后被关押100多天。

去年九月,吴的同事在微博上创立了@坚定的迪威信工人的新浪账号,以争取吴在社会上的关注,并呼吁释放他。该微博的帖子表示吴罢工期间所做的是完全合法的,并鼓励网民签署请愿书。到目前为止,该微博帐号拥有超过200的追随者,收集了超过400个签名。

在国际层面上,来自香港、台湾、印度、欧洲的工运活动分子积极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吴贵军,维护工人的罢工权。在中国,罢工仍然属于法外行为。有效的工人保护机制的缺乏,使许多工人代表易受雇主和政府的各种报复与控诉。解雇、调职、行政拘留,甚至监禁等,都是是用来报复和惩罚谁威和罢工工人常用的方法。

国内主流媒体也倾向于支持工人罢工。在中国,工人一般都视为是受利益驱动的“资本家”剥削的弱势群体。

《羊城晚报》报道了吴贵军的事件,并探讨了为什么工人会逼不得已选择停工的方式来争取他们的合法权利,以及为何停工之后,就会被解雇。这篇文章解释说,由于缺乏有效的集体谈判渠道,中国工人只能采取极端罢工和抗议活动,迫使管理层坐到谈判桌上,与工人就工资待遇等问题进行谈判。

文章还引用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全总”)官员的观点。全总的首要任务仍然是保持社会稳定,而不是保护工人的权利。全总官员不鼓励工人采取罢工行动,并且劝说工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劳资矛盾,而在中国大陆,走法律途径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