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Peña Nieto的形象恶搞的时代杂志封面 – 图片来自Mary Compton 在墨西哥发生的43名实习教师被屠杀事件对于全世界的教师而言都是一件极其震惊的事。不仅仅因为我们对这些年轻的同行们所受的磨难和死亡而感到忧伤,更因为他们曾处于与新自由主义教育“改革”作斗争的第一线。 这些年轻教师们都来自“normalistas”。他们都接受被称为“Escuela Normal”的教育,这种学校的建立意在培养那些来自小规模农业家庭的孩子,让他们变成老师或者帮助他们将他们的社会群体从压迫和贫穷中解放出来 …

Walton Pantland
Time Mexico Pena Nieto

以Peña Nieto的形象恶搞的时代杂志封面

– 图片来自Mary Compton

在墨西哥发生的43名实习教师被屠杀事件对于全世界的教师而言都是一件极其震惊的事。不仅仅因为我们对这些年轻的同行们所受的磨难和死亡而感到忧伤,更因为他们曾处于与新自由主义教育“改革”作斗争的第一线。

这些年轻教师们都来自“normalistas”。他们都接受被称为“Escuela Normal”的教育,这种学校的建立意在培养那些来自小规模农业家庭的孩子,让他们变成老师或者帮助他们将他们的社会群体从压迫和贫穷中解放出来。他们为民主教育努力奋斗,并培养年轻教师为他们的社群工作,这一切都由来已久。最近,他们处于与新教育模式改革作斗争的风口浪尖,而这种教育改革将教育视为一种纯粹的为企业创造人才资源的经济程序。

鉴于此种因素,许多普通院校被关闭,而剩下的学校则被迫面临缺乏资金的情况,而学生也不得不在本地区和国家权力的压迫下屈服。为了能给学校筹集资金以保证学校继续运营下去,这些年轻人在九月里宿命中的那一日前往了伊瓜拉德拉独立镇。

Esther Elba Gordillo是极度腐败和现在被监禁的教师工会(SNTE)领导人,在他眼里看来,普通院校已经成为了“游击斗争的温床”。而这同时也是政府的观点。这些掌权者惧怕这些年轻的教师。正如教育学者,前“Normalista”和教育学术家Maria de la Luz Arriaga Lemus所指出的:“我们这些在小学和中学中的教师对这种体系和当权者构成了威胁,也正是为什么我们一直遭受攻击的原因。”
世界银行刚刚发布了一本, 这无异是加重了对拉美国家教师的打击。这本书将这些教师描述成凄凉、缺乏志向并急需被淘汰的样子。这本书的作者赞美总统Peña Nieto的教育改革,而这一改革在墨西哥的先进教师群体中极有争议。对作者而言,教育的首要目标就是创造人力资本,这与escuelas normales的教育哲理极其不一致。

拉美国家已经培养出了一些世界级的令人振奋的教育家,不仅仅只有保罗•弗莱雷。这些墨西哥教师已经与他们的社区并肩对新现代主义教育“改革”作出了长期和富有创造力的斗争。这些面临着贫困、折磨和被暗杀的威胁的年轻人依然去接受教师培训,对我们所有人而言,他们就如同一种鼓励。全世界的教师们都应该为这43名遇难者(他们6名同事已于九月被杀害)寻求司法公正,并将他们的牺牲视为一个为全世界民主自由教育制度发展的重大举动的开端。

<strong来自印度团结工会的消息

翻译:朱书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