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罢工的沃尔玛工人 作者: Josiah Mortimer 翻译:王琛 现在在亚洲正在掀起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不同于伊拉克的极端恐怖组织ISIS,也不同于叙利亚的暴乱,因为这场“战争”没有占据任何新闻头条,只是在默默进行着。据香港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的Sanjiv Pandita董事所说,这场“战争”只是发生在亚洲大陆的工人之间。 地理学家David Harvey将这个过程称为“剥夺式积累”。在内地,工人们因为修工厂,挖矿产甚至是建造住房等等原因而被夺取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地。他们也尝试着去反抗,去 …

Walton Pantland

Striking Chinese Walmart workers outside their shop in Changde 常德罢工的沃尔玛工人
作者: Josiah Mortimer

翻译:王琛

现在在亚洲正在掀起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不同于伊拉克的极端恐怖组织ISIS,也不同于叙利亚的暴乱,因为这场“战争”没有占据任何新闻头条,只是在默默进行着。据香港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的Sanjiv Pandita董事所说,这场“战争”只是发生在亚洲大陆的工人之间。

地理学家David Harvey将这个过程称为“剥夺式积累”。在内地,工人们因为修工厂,挖矿产甚至是建造住房等等原因而被夺取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地。他们也尝试着去反抗,去争取自己的权益,但是他们的雇主和警察却仍然用了这种“圈地运动”式的古老方式对他们进行镇压。

最近的一次城市化浪潮是由于新自由主义在亚洲的传播而导致的,城市化甚至发生在一直具有争议的缺乏劳动和环境标准的“出口加工区”。在这样的地方,根据Pandita的描述,任何东西都是商品,尤其是在出现严重不公平现象的亚洲。而在亚洲,这种情形又以中国最为显著,因为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贫富差距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数字是令人震惊的。3亿人——这几乎是整个美国的人口——正在经历这场运动,被迫由农村迁移到城市。这个规模超过了工业时代的任何一个国家。

当然,你知道其中的一些转型事件,因为他们被媒体曝光了。比如裕元鞋厂的80,000工人的最近的罢工,还有富士康。但是大部分转型事件,你却无从得知。

大部分的工人都处在不受监管的非正规企业之中,比如捡贝壳的,非法在建筑公司打工的,捡垃圾的,还有性工作者。这些非法的雇佣关系占据了四分之一的亚洲人口——十亿人口。这是全世界弱势就业的百分之七十。当然,也是最危险的就业。据保守估计,每年有超过一亿的工人在这些地区因工逝世。

这些工人不仅被当地政府相关的企业剥夺了土地或其他资源,还被剥夺了他们应有的权利。而且由于他们所在的供应链过长或者由于他们是是一种自我雇佣的关系,他们往往没有身份明确的雇主,从而导致了难以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但这其实是应该做到的。

在去年孟加拉的Rana广场的服装厂坍塌后,在亚洲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多次的大型罢工。这个数字是相当客观的。在孟加拉罢工的同一天,有一亿印度工人也在举行罢工。香港,也有数以万计的工人拒绝工作。印度尼西亚,孟加拉的纺织工人去年十二月因为罢工而争取到了百分之五十的加薪。同样,柬埔寨也举行了一次大型罢工,但遭到了暴力镇压。在韩国,大量的非正式工人,尤其是砖工,也采取了一些激进活动。

因为这些罢工的发生,关于“正式”和“非正式”工作之间的团结问题被提出。Pandita说道,“我们必须要相信,所有的工人都是一个整体,无论他们正在做什么”。但是问题在于,如何让他们团结一致。新的方式带来了新的挑战。无论雇主是存在还是不存在,隐蔽的还是不隐蔽的,我们都应该找到和他们谈胖,以及怎么谈判的方式。而且,谈判必须是合法的。

虽然一些非正式的工人以前经常是分散的,现在也应该组织起来。主要在家工作的工人,或者性工作者,或者清洁工都应该被组织起来,而不是作为一个单独的群体去抗争。

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疑问,谁是领导者的问题就会出现了。运动通常是由中产阶级的组织者来组织,但是“这场变革必须由工人自己来完成,我们仅仅是催化剂”。或许现在仅仅是草根领导曾发展的一个过度阶段。

从西方工人的经验来看,团结是取得胜利的法宝。“一切抗争都不能建立在怜悯和同情之上”。反抗“剥夺式积累”的运动正在酝酿,而他们的挑战在于在没有人领导分派的前提下,如何团结起来。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确认的,按照西方的生活标准来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工人阶级”。现在是我们开始行动的时候了。

这篇文章节选自Josiah Mortimer的《劳动人民的重生还是消亡?》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