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谈判双方能够进行有效沟通,否则那些经常被偏见和错误看法所扭曲的痛苦,仇恨和恐惧都将持续数十年甚至世世代代。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故,尤其是那些导致流血和死亡的事故,都使得受害者的情感更加的剧烈。 这就是铂金公司与矿工与建筑联盟(Acmu)之间持久但现已停滞的薪资谈判的背景。这个事件由于上周日矿业商会谈判员Elize Strydom私下的过激的发言而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她批评了Acmu的谈判员,而且认为调解与仲裁委员会(CCMA)的代表们缺少对经济的基本认识。然而,这些铂金公司并不是矿业商会的成员,S …

Walton Pantland

Occupy Oakland march in solidarity with South African miners. Photo by Daniel Arauz

除非谈判双方能够进行有效沟通,否则那些经常被偏见和错误看法所扭曲的痛苦,仇恨和恐惧都将持续数十年甚至世世代代。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故,尤其是那些导致流血和死亡的事故,都使得受害者的情感更加的剧烈。

这就是铂金公司与矿工与建筑联盟(Acmu)之间持久但现已停滞的薪资谈判的背景。这个事件由于上周日矿业商会谈判员Elize Strydom私下的过激的发言而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她批评了Acmu的谈判员,而且认为调解与仲裁委员会(CCMA)的代表们缺少对经济的基本认识。然而,这些铂金公司并不是矿业商会的成员,Strydom也不是商会谈判员。

这也导致了很多问题,但对于这个轰动事件的反应显示出很多人并不了解调解与仲裁委员会的职责是帮助存在争议的双方尽可能的找到共同点解决争端.同时,很明显的是人们也不了解这些薪资谈判背后的情感背景。

这个背景涉及到2012年8月16日发生的马日喀呐工人罢工引发的伤亡事件;这种背叛,欺骗和严重剥削的观点源自于种族隔离的演变, 博普塔茨瓦纳(南非白人种族建立的自治区)的崩溃,以及约翰内斯堡综合投资的撤销。

当以种族为基础的人口流入控制土崩瓦解,以及那些几十年来像对待物品一样把工人安置在单性别宿舍铺位上的矿业企业最终承认了应该给与工人生活津贴的时候,这次谈判开始进行。并且这些津贴太微不足道,迫使矿工们带着家属住进了宿舍,后来迅速发展成以“窝棚农户”和放债人为主的肮脏棚户区。

矿业公司给白人员工安置了合理的住宿,却严重忽略了黑人员工住宿条件的恶化。这样的事情也同样发生在地方,省级,国家政府和在矿业占主导地位的全国矿工工会(NUM)间。这是由于此,一个社会和经济的定时炸弹正在形成。

1994年之后,一种“让所有工人生活更好”的希望广为流传,尤其是在被管理层和工会认为没有受过教育的矿工之间。尽管这些主要来自于特兰斯凯(黑人家园之一)乡村的矿工们是矿业里最主要的劳动力,但是他们却从未受到过关注,有的只是被剥削。

然而在博普塔茨瓦纳自治区瓦解和JCI决定撤销对于Anglo American Platinum公司的投资之后,机会却出现了。对于失业的恐惧以及对更好生活的向往促使矿工们加入“Five Madoda”运动和之后的工人和平组织(WMPU)。WMPU组织起源于棚户区的黑社会组织。这个组织由至少一名律师和一个保险销售团队支持。

可能是看到有机会削弱全国矿工工会(NUM)逐日增长的力量,Amplats公司承认了工人和平组织(WNPU)于1996年4月提出的给与员工足够津贴的要求。这个方法耗尽了津贴基金,使NUM的目标落空,但是却加速了WMPU最后分化成许多相互竞争的联盟。

到了2002年,矿业的罢工,谈判逐渐稳定下来。但是棚户区糟糕透顶的生活条件却没有任何改变。正如一份2001年的报告所报道的,这个地方没有道路,电,也没有污水和垃圾清理,几乎什么基础设备都没有。有的只是债务,贫困,疾病,强奸和经常出现的谋杀。

在那个时候,矿业公司已经和全国矿工工会(NUM)达成和解。同时,矿工们却听闻到工会高层从工会直接进入矿业公司董事会并且成为了亿万富翁。

2007的Benchmarks Foundation机构的报告指出,这是一个火药桶。因为矿业公司犯的错误,各级政府,各种组织工会的刻意忽略,导致了这样失控无法收拾的局面。

在这个背景之下,对于Lonmin的矿工来说,当他们反叛公司的时候,他们很民主的组织在一起,要求与拒绝谈判的管理层进行协商,这样的要求是公司亏欠他们的。结果以马日喀呐的伤亡事件结束,而原本是专业凿岩机操作员的12500兰特(南非货币)起始工资的要求变成了所有地下矿工的要求。

矿工与建筑联盟(Acmu)是一个从Witbank煤田建立的工会,如今它代表大部分生产铂金矿工的请求,而12500兰特起始工资几乎是最标志性的请求。

由于调解与仲裁委员会(CCMA)的调和,矿工与建筑联盟(Acmu)承诺将在接下来的4年逐步过渡到12500兰特起始工资的阶段。这似乎意味着谈判突破的开始。但是矿工们在咨询谈判员Strydom之后,拒绝了和解。因此,铂金工人们的痛苦将会继续加重。

翻译:谢瑞明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