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开创先例,获得当地政府的特事特办,之后积极为其他尘肺病人提供法律、媒体资源策略维权,成为全国尘肺病工人维权的灯塔。而吴贵军,也可能成为下一个张海超。

Jennifer Zhang

/詹妮

吴贵军今年5月底被无罪释放后,立即投入到工友的维权行动中。他的新浪微博签名是:“劳动最伟大,工友最可敬!”几个月来的几起颇具社会影响力的劳工维权事件,从湖南常德沃尔玛维权事件,哥式比女工争取裁员补偿,石岩奇利田工人争取社保和薪资福利,再到最近的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的集体维权行动,都能找到吴贵军的身影。

Worker Leader Wu Guijun

吴贵军去年5月参与迪威信厂工人争取搬迁补偿的维权行动,被深圳宝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扰乱交通秩序罪”起诉,并被刑事拘留。

在今年2月的庭审上,吴贵军没有被国家机器吓倒。他的自辩铿锵有力,他向社会传达的信息是明确的:工人采取合法的手段维权是正当的,他没有犯罪,不需要在公检法面前低声下气。

5月底,检方以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对吴的起诉。至此,吴贵军已经在拘留所里度过了371个日夜。与家人团聚后,吴贵军立即向宝安区检察院申请刑事国家赔偿。宝安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判给吴贵军7万余元的无罪羁押赔偿金。

吴贵军案是中国工运史上不能忽略的一个标记。在过去四年里,工人罢工、游行、抗议事件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因参与罢工而被控刑事犯罪的案例极少,而被拘留1年多之后又被无罪释放的,吴贵军是第一个。

吴贵军不仅仅是一名维权工人,是迪威信厂300多名工人推选出的工人代表,他也是中国的劳工活动者们的榜样,为中国工人运动注入了正能量。

现在全国范围的工人行动此起彼伏。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群体事件地图,今年8月的工人抗议、停工事件就有100多起,其中讨薪的有46起,要求社保及各种形式的补偿的有22起,要求涨薪的有15起。

我们很难统计这些工人行动的结果。是的,中国工人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但工人在维权、争权的过程中还是要面临现实的斗争,不仅要与资方周旋,而且要与街道办、区工会、市工会、省工会,劳动局等政府各部门打交道。由于缺乏有力量的工会,行动起来的工人缺乏组织、力量分散、缺乏团结、使工人在集体维权行动很容易退缩、受到资方、甚至当地政府的分化。即使得到了胜利的果实,以后的斗争也很难有持续性。而也是因为这种野猫式、突发式的罢工,使工人行动成为中国政府维稳的一大难题。

吴贵军的出现,很可能改变这个局面。吴贵军在迪威信工人维权过程中的信心和坚持,以及最终的胜利,使他能在工人中建立难能可贵的信任,成为工人的代表和领袖。理性、有策略、有组织的产业行动,劳资政的三赢,也因此成为可能。

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开创先例,获得当地政府的特事特办,之后积极为其他尘肺病人提供法律、媒体资源策略维权,成为全国尘肺病工人维权的灯塔。而吴贵军,也可能成为下一个张海超。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