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工会联盟在同性恋自豪周上的红色标识语换成了彩虹色。. -作者: Johanna Sköld -翻译:林丽珍 -校对:王琛 上周,斯德哥尔摩被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自豪周所占据。长达六天的同性恋自豪周活动在上周最终演变成了大面积的同性恋游行。对许多的瑞典工会而言,参与这次游行,表现团结的力量至关重要,而害怕在办公地点承认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是工作环境不够健康的一个重要表现。针对去年的同性恋游行,工会联盟SACO主席Göran Arrius 曾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重点描写了同性恋者的心理障碍。他们在 …

Johanna Sköld

LO工会联盟在同性恋自豪周上的红色标识语换成了彩虹色。.

-作者: Johanna Sköld
-翻译:林丽珍
-校对:王琛

上周,斯德哥尔摩被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自豪周所占据。长达六天的同性恋自豪周活动在上周最终演变成了大面积的同性恋游行。对许多的瑞典工会而言,参与这次游行,表现团结的力量至关重要,而害怕在办公地点承认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是工作环境不够健康的一个重要表现。针对去年的同性恋游行,工会联盟SACO主席Göran Arrius 曾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重点描写了同性恋者的心理障碍。他们在办公地点害怕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性取向,因此,他们在工作中不敢表现真实的自己,也不敢告诉同事自己周末和假期的真实情况。Göran Arrius 确确实实是从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尴尬情况为同性恋者发出了心声,当他终于可以承认自己同性恋身份的时候,才得到了释放。他的老板以及同事们都能够对他表示理解,只是会好奇为何他之前从不告诉任何人,但他只是提到和人们保持远距离是幸运的事。

据统计,在瑞典有半数的同性恋和双性恋者没有承认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工作地点被认为是公开承认自己性取向最困难的地点,大多数的人担心性取向问题会影响他们的职业发展。但是隐藏着自己这么大的一个隐私,你可能会很难融入到同事圈中,最后就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即使你是在做一项不需要和太多人打交道的工作,做自己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的工会会参加同性恋自豪周的活动,大家可以看到工会成员的工作,可以询问有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形者的权利问题,或者只是一起聊一聊。工会也会为工人准备演讲和辩论,例如提出“为什么你的老板应该关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形者的问题呢?”这样的问题,探讨为了营造安全和舒适的工作环境,老板应该担负起什么责任,应该采取什么措施。这周末,工会也加入到穿越整个斯德哥尔摩的同性恋游行中。

Taking the lead for SACO during the pride parade is their president, Göran Arrius, on a bike.

在瑞典,即使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还是变性者都有享有自己的权利,但对其他许多国家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而言只是梦,所以要把让每一位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都享有平等的权利的问题落到实处,而不是纸上谈兵,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但斯德哥尔摩的这次游行表明许多的瑞典人是支持这次游行活动的,因为这一周不仅仅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欢呼的一周,也是整个斯德哥尔摩城市欢呼的一周。同时几乎所有的政党和许多的公司,体育俱乐部和其他的组织也都参与了这次的游行。同性恋游行参加者有6万人,而且在斯德哥尔摩的整条街上加入到游行中的人数达到了50万,这是这座城市每年一次的同性恋游行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最后,虽然在斯德哥尔摩的同性周的活动中,工会并没有做什么工作,但我还是要与大家分享一个给了我对人类多了一点希望的视频。周五,一对女同性恋穆斯林情侣得到了法国-阿尔及利亚伊斯兰学者Ludovic-Mohamed Zahed的祝福,这位学者过去在巴黎的伊斯兰教中心或清真寺友善地解开了第一对同性恋情侣的心结。这视频是瑞典语,但是Ludovic-Mohamed Zahed用英语表达的祝福和整个婚礼传递的情感是没有语言的隔阂的 。http://www.svt.se/kultur/imam-viger.

让我们期待有一天,同性恋将不再成为新闻。而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认真做好向前的每一步。

注释:同性恋自豪周:同性恋权利运动,时间通常是每年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它主要有三个目的:人们应当为自己感到自豪,性取向的多样性是一份厚礼以及性取向是天生的不能任意改变的。庆祝同性恋自豪的骄傲游行在全世界都有。同性恋自豪的标志包括彩虹旗以及粉红三角形和黑色三角形(曾经被用于纳粹的集中营)。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ohanna Skö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