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on Pantland
Members of the Swiss union Unia demonstrate that unity is strength

]瑞士工会的成员认为团结就是力量与过去相比,今天的劳动者更加需要工会的帮助。然而讽刺的是,需要工会的人却很难加入到工会。

现在就是组织成立工会的最好时机!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快速发展的生产力为企业带来了巨额利润,可劳动者的薪酬却没有增加。即使是在以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西方国家,劳动者依然买不起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这些国家通过鼓励人们还清债务,来筹集用于解决这种阶级矛盾的资金。

[caption id="attachment_23935" align="aligncenter" width="577"]The rise of productivity (value created by workers) compared to the compensation paid to workers, 生产力的增长率(由劳动者创造)与实际支付给劳动者的薪资比较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西方国家的工会成员一直在减少。造成这种现象的直接原因有两个方面: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对矿工的抨击和里根总统空中交通管理政策的失败,以及不稳定的工作环境。为了削弱和避开工会,劳动法变得更加严格,经修改的劳动合同也更加灵活。大多数媒体都认为这些改变是不可避免的,是当今竞争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

当然,这也是在变相地削弱我们的经济基础。企业在获取巨额利润时,也应该支付相应的劳动酬劳。

今天,我们应该采取行动让企业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具有代表性的工会会员的年纪都偏大,大都在40岁以上。他们依然还在公共部门和一部分技术型制造业和运输行业里工作。有时他们似乎是最不需要工会帮助的人,因为他们通常都有合理的劳动条款和条件,他们工作的组织设立了完善的招聘流程,不会出现徇私情的情况。

另一方面是我们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在没有固定的条款和条件的情况下,劳动者只能随着老板或经理的兴致来赚取劳动报酬。正常情况下,建筑业、餐饮业和零售业都会出现某段时间工作不稳定的情况,但近年来其他行业也开始出现了类似情况,劳动条件不断被剥削的情况也随处可见。例如,高等教育行业已经大规模地出现了零时工和固定期限合同。

没有稳定工作的人群分布不均,年轻人、女性工作者和移民工居多。有在酒店和办公室当清洁工的移民工,也有高文凭的年轻人跑到酒吧和咖啡店当免费实习生的,还有签订了零时工合同的人群,扎堆人在Poundland 做免费员工的也大有人在,学者们在他们早期的职业生涯里,都在拼命地发表论文。

简陋的工作环境,把许多的劳动者与外界隔离了,他们之间没有交流,每天都在轮班工作,还得拼命地和其他人竞争,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这些人是最需要工会帮助的,可他们正处在非常恶劣的管理环境,原因何在?

问题的答案在于他们在整体上是很难管理的。他们的工作环境是刻意营造的,就是为了让管理变得困难。而今天的工会根本无法为有效地管理这些工作环境提供资源,即使它们意识到需要向这些遭受压迫的劳动者提供帮助,需要为环境管理提供大量的资源。这里也有一些有效的管理方法:虽然产业工会在大量裁员,但是英国工会可以把失业的成员招募过来,也可以增加工会会员的人数。

但是,工会已经没有任何资源可以提供给其他地方的管理方面。回到简单的经济问题上来:管理一个工作环境需要昂贵的费用。需要招聘管理者和研究人员,支付劳动报酬和打印费。这通常都是一场持久战,要和竞争对手较量谁能提供更好的资源,还要消耗大量的精力。一个靠员工募集资金的工会,可以为管理一家小商场的20到30名员工提供大量的资金吗?为了达到收支平衡,这些劳动者需要加入工会,长年缴纳会费。这种做法可能是正确的,但是工会却没有资源可以提供给需要管理的地方。

工会的行为让许多的劳动者非常失望。如果工会将无法支持他们,那么还有谁可以?我们可以自己管理工会,不需要等到别人为我们提供帮助。

如何组织

15年前,我第一次在开普敦的一家咖啡店成立了一个工会。成立工会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和劳动者共同采取集体行动。接着,就是加入南非餐饮业工人联盟。用集体的声音和老板商谈,在工会的帮助下,我们的运动取得了成功。薪资增加了,劳动条件也改善了,但同时我们的商铺也得到了扩大。劳动者们要求对自己的工作拥有所有权,他们可以更多地参与工作,让商铺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我们激起了左派知识分子的注意,我们的老板也可以从顾客中获取利益。

首先我们需要和工友沟通,让他们同意采取集体行动。一味地抱怨苛刻的环境只会降低士气,对我们毫无帮助。同样谴责工会没有给你提供帮助也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你需要采取行动。下次当你听到有人再抱怨工作方面的问题时,不凡告诉他行动比抱怨更有意义。

如果你要和一个工会联系,向他们寻求帮助和建议,要让他们知道你是如何成立工会的。但是你要自己管理自己,清楚自己希望工会可以为自己提供哪方面的帮助。

决定成立一个工会。就要定期出席或在线参加会议,推崇民主进程。要给工会起个名称,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法人,选出法人代表,开展集体劳动工作——即使工作量很小。你需要为什么做斗争?你的策略如何?由谁来承担责任?

你不需要成为一名认证工会的成员,也可以反对削弱彼此的劳动分配。例如:

Curzon Workers: part of BECTU, but organised by the workers, and with a distinct identity

Curzon 工人联盟: BECTU的一部分, 由工人组织管理,并且有着自己的独立认知。

当你处于这种情况时,就应该加入其中一个规模更大的认证工会。通过加入已经组织好的工人运动,就可以处于工会的权力地位。你也可以拥有自主权。你还可以成立分工会,对其进行管理,但也要加入到更大规模的工人运动中。

从一个主要工会的角度比较以下两种情况:
1、 你和三名成员一起加入工会,大量失望至极的劳动者可能会加入,也可能不会,就一些堆积如山、潜在的劳工问题向工会寻求帮助
2、 你可以管理有一群活动分子的工会和曾采取过集体行动的具有联合身份的工作环境,也可以要求加入工会中。

工会的概念是什么?

对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有很多,包括社会学和劳资关系等领域,都试图把它称之为工会性:一个集体谈判的工会可以得到国家的认可,和雇主签订了承担协议,加入一些政治工人运动等等。
但如果我们采取第一种情况—到Tolpuddle勇士时期—工会有大群的劳动者,同意采取集体行动进一步实现改变工作环境的目标。

3000年以前,在Deir el-Medina进行罢工运动的古埃及工匠们都是工会成员,相当于90年代的矿工和码头工人。

注册工会时要获得国家认证需要一段时间和一个地点。但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在英国你只需通过一些验证步骤就可以了,之后认证人员就会进行识别认证。大多数国家的操作过程都是相似的。
认证成功后,也意味着要遵守国家规则—包括强制性的劳动法。在某些情况下,无需经过官方认证,采取集体行动的过程可能会更简单。例如,美国抗议低薪资的工人运动,虽没有经过官方认证,但却得到了主流工会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寻求集体谈判协议,而是采取集体行动,通过社交媒体揭发公司,为低廉的薪资辩论。

全球经融危机表明工会组织还有其他的的形式。在世界各地,我们已经看到了直接行动的复兴,即草根工会主义。最后,如果我们希望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需要互相合作,团结一致,作为一名工人运动成员,要显示大众的团结。这意味着要加入一个认证的劳工会,积极参加工人运动,成为拥有1.68亿工人的世界工会组织的一份子。

如果你发现你需要一个工会—无论是在酒吧、咖啡店、呼叫中心或考古挖掘地,你不用等着别人来为你组建,你可以自己组建一个工会。

更多详细内容链接:
Feminist Toolkit: The TUC’s Frances O’Grady on how to organise
Find a union (UK)
United Electrical guide to organising in the US

翻译:林丽珍,校对:王琛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