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纳奥:“精英阶层向来不希望工人拥有决策权。” 昨天是巴西ABC地区金属工工会成立55周年纪念日。工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让工人意识到参与政治运动的重要性。 金属工人论坛报采访了秘书长瓦纳·山塔纳(瓦纳奥为其昵称),畅聊ABC金属工工会如何秉持抵抗精神一路走来。 金属工人论坛报:为什么说工会“生来就是个抗议者”? 瓦纳奥:金属工人联盟是一个官方组织,1959年,每个工会都享有一个席位,但是这不能合理地代表整个圣保罗州的情况,特别是ABC地区的情况。所以我们要证明这样是不可行的。为了扩大我们的参与,圣安德 …

USi Live

瓦纳奥:“精英阶层向来不希望工人拥有决策权。”

昨天是巴西ABC地区金属工工会成立55周年纪念日。工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让工人意识到参与政治运动的重要性。

金属工人论坛报采访了秘书长瓦纳·山塔纳(瓦纳奥为其昵称),畅聊ABC金属工工会如何秉持抵抗精神一路走来。

金属工人论坛报:为什么说工会“生来就是个抗议者”?

瓦纳奥:金属工人联盟是一个官方组织,1959年,每个工会都享有一个席位,但是这不能合理地代表整个圣保罗州的情况,特别是ABC地区的情况。所以我们要证明这样是不可行的。为了扩大我们的参与,圣安德烈(当时包括了ABC所有城市)金属工工会的前负责人,把ABC切分成了三个地区性工会,分别是圣安德烈、毛阿 、里贝朗皮里斯和里奥格兰德-达塞拉地区,南圣卡埃塔诺和我们,以及圣贝尔纳多和迪亚德马地区。这样一来,我们就占了联盟三个名额,可以根据本分区工人的数量来决定代表权。

金属工人论坛报:工会刚成立的那几年,有哪些显著的成绩?

瓦纳奥:以前工会委员会跟巴西共产党有联系,支持左翼意识形态。1964,巴西共产党经军事政变被推翻。委员会因此不复存在,运动转移到了工厂,催生了工厂工会组织,可以说是今天的工作场所贸易工会委员会(Comitês Sindicais de Empresa – CSE)的雏形。

我们从一个被独裁主义当局定义为非法组织的混乱形态,转变成了一个正面的组织,进一步支持了我们的后续行动。

金属工人论坛报:那个时代给今天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瓦纳奥:那个时代告诉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今天之所以能有由CSE成员选举出来的279名官员,是因为我们从为工作场所委员会奋斗的先辈那里汲取了经验,有了这些,才有了后来的新工会主义,使得工人们自主决定工会的未来。

如何定义工会运动和ABC金属工工会?

瓦纳奥:工人可以参与建设一个更加公平、平等的新社会。工会运动在70年代末就开始了,也就是说,即便在独裁年代,工会就开始挑战保守精英阶层,今天这些阶层希望工人远离政治,不参与直接影响我们自身的决策。

金属工人论坛报:这个时期的巴西工会主义取得了怎样的实际成果?

瓦纳奥:我们在工作场所创造了一个群体,并且向社会进行展示,同志们在平常生活中,而不是在公司的环境下,可以提出问题。结果就是,工人们越发地把自己视为社会的主体,加强这种意识,就如公民一样,努力为巴西的发展提建议。因此,我们也积极地参与建设各种组织,包括工人党(PT)、中央工会(CUT)、和中央工会的金属工人国家联盟(CNM-CUT),并且参加不同论坛,为社会政策制定提供意见。

金属工人论坛报:如今工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瓦纳奥:工会的管理层就是这个话题的产物。他们在80年代末开展运动,他们捍卫过去抗争的成果,他们懂得保留这段历史的重要性。同时,工会要学会进步,坚定路线不动摇的同时,和世界保持对话,要知道,现在这个世界比30年前转得快多了。现在的抗争采取了新的沟通方式,使得观点对立变得越发不易察觉,更加主观。

金属工人论坛报:现在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争是思想的短兵相接,用思想的武器来对抗各种不堪。现在的保守精英阶级在辩论中隐藏他们的真实目的,那就是把工人搞糊涂,让他们远离政治进程。

金属工人论坛报:我们应该怎样对抗这种主观的环境呢?

瓦纳奥:我们倡导媒体民主化,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业对社会本身的辩论。有一些人并不了解现在发生的事件背后的政治意图,他们也许会被保守的思想说服,而这些思想是不符合工人利益的。工会会尽力地告诉这些金属工人,他们有权获得优质信息,有权听取不同的政治立场并持有自己的主张。工会监督跟踪信息与新科技流动的速度。我们旧的sound car “Baron Tefé”,曾经是很快的交通工具,但现在远没有一部手机来得高效,用手机,你可以立刻获得信息。工会正在适应这种变化。

金属工人论坛报:在过去的55年中,党派政治发生变化了吗?

瓦纳奥:当然,我们一度只有两个党派。1964年,政党国家革新联盟(ARENA)和巴西民主运动党(MDB)的对立是很清晰的,巴西民主运动党是反对独裁主义的。今天,政治党派众多,主张或意识形态各有不同,为工人的政治运动带来了混乱。这种意识形态的纷繁复杂会影响工人选举代表的决定。精英阶层故意扩大这种混乱,他们向来不希望工人参与政治和选举。那些想要继续主宰生产方式和沟通方式的人巴不得工人远离政治。

金属工人论坛报:那工会如何干预这个过程?

瓦纳奥:如果大家不把工会看作是工人参与社会的工具,那就等于给工会判了死刑。因此,我们捍卫工人表达自身政治意愿的权利,我们捍卫工人为自己未来做主的权利。

原文源自金属工人论坛报,作者奥兰多·马丁斯

感谢志愿者陈海冰,小珉的翻译

英文链接:https://usilive.org/55-years-the-abc-metalworkers-union-was-born-as-a-protester/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