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ton Crosby – let’s send his negative campaigns packing 丑化和诽谤是一种常见的政治策略,自从Tories保守右翼党派引进澳大利亚选举政客Lynton Crosby并不断制造对手丑闻之后,这种攻击性的竞选在英国也更加常见了。政治也开始变得肮脏:Lynton的指责充斥着小报消息,他对任何试图代表工人的人进行诽谤。但是他的诋毁很巧妙的躲过了诽谤法,却同时留下了持久的负面影响。 攻击性宣传的目标在于激起群众心中的怀疑,这种方法是非常有效的。比如, …

Walton Pantland
Lynton Crosby - let's send his negative campaigns packing

 Lynton Crosby – let’s send his negative campaigns packing

丑化和诽谤是一种常见的政治策略,自从Tories保守右翼党派引进澳大利亚选举政客Lynton Crosby并不断制造对手丑闻之后,这种攻击性的竞选在英国也更加常见了。政治也开始变得肮脏:Lynton的指责充斥着小报消息,他对任何试图代表工人的人进行诽谤。但是他的诋毁很巧妙的躲过了诽谤法,却同时留下了持久的负面影响。

攻击性宣传的目标在于激起群众心中的怀疑,这种方法是非常有效的。比如,由于Koch 兄弟的支持,人们开始怀疑气候变化是否真实,并相信左翼党派谋划建立共产主义独裁。Koch兄弟也应用同样策略削弱了全民医保。右翼政客们也通过诽谤UAW(全美汽车工会)的方式成功破坏了工会在大众汽车Chattanooga组装厂的活动。

所以是否工会人员也应该这样做? 是否我们也应该用我们能够发现的丑闻去攻击政治对手,并期望有一些能够奏效。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学术研究表明负面宣传能够激励支持者而忽略其他人。工会必须记住这一观点,因为为了我们工会理念的流行,我们必须在全社会宣传。如果我们只是呼吁我们自己的活动参与者,我们将会面临政治边缘化的处境。我们的形象已经出了问题,这并不是我们的错误,媒体对我们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我们进行攻击性宣传,这无疑将给我们对手更多的优势。

攻击性宣传只是短期的策略。最终你破坏了政治面貌,更加的愤世嫉俗,人们也不再相信你。

攻击性宣传是右翼政客们的常用策略。除了诽谤对手,他们没有什么能够吸引群众的注意力了。我们不需要通过诋毁让群众反对他们,我们要做的是冷静,理智的告诉人们事实真相。

保守党私有化英国皇家邮局之后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卖出。不久之后,就有公告宣布1600个岗位将被撤销,但没有人表示意外。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保守党派破坏了NHS(英国医保机构)和教育机构。他们采用了规定学生学费是9000英镑的政策,但这并没有节约纳税人的税款。将业务外包给杰富仕(目前為全球第一大保安公司),Atos(电子企业解决方案供应商和系统集成商)和其他企业也已经证明是失败的。事实上,保守党很多的政策都是错误的。我们不需要夸张的指出保守右翼党派的政策对每个人并不好。但不仅仅是对于工人不好,这些政策的失败是有自身原因的。保守党派急于缩减政府支出,但最后却使英国经济萎靡,负债更多。我们只需要告诉人们事实。

攻击性宣传是没有政治远见的标志。人们对于政治也开始怀疑并失望。然而我们需要告诉人们关于右翼保守党派政策的事实真相,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为人们提供另一种选择。作为工会组织者,我们需要清楚的表明另一个世界是可能存在的,通过共同努力我们是可以实现它的。

我们的理念对人们很有吸引力:团结互助,平等,联合,公正,公平,尊严,安全,希望。我们有非常积极的历史和故事去告诉人们如何团结起来克服困难,使得世界更加的美好。

让我们真正的实现并分享一个更好的世界,鼓励大家行动起来吧。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