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aria Elen Magaliou 我很高兴能够在此宣布,欧洲议会选举已经结束一周了。过去的一周标志着我们迈入了新时期,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事实上,这是一个勇敢、全新的时期。假设我们忘记了30、40年代的一切,但我们应该忘记这一切吗?我们可能忘记吗?法国似乎非常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一点。而事实上,不仅仅是法国,整个欧洲都是如此。 一方面,法西斯和欧洲怀疑主义上升是不容置疑的。但另一方面,不得不提的是,二战授予我们人性的智慧。我们认识到,法西斯摧残了世界,因此我们决定建立一个联盟,也就是欧 …

USi Live

By Maria Elen Magaliou

Trade Union_1

我很高兴能够在此宣布,欧洲议会选举已经结束一周了。过去的一周标志着我们迈入了新时期,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事实上,这是一个勇敢、全新的时期。假设我们忘记了30、40年代的一切,但我们应该忘记这一切吗?我们可能忘记吗?法国似乎非常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一点。而事实上,不仅仅是法国,整个欧洲都是如此。

一方面,法西斯和欧洲怀疑主义上升是不容置疑的。但另一方面,不得不提的是,二战授予我们人性的智慧。我们认识到,法西斯摧残了世界,因此我们决定建立一个联盟,也就是欧盟。这是一个惊人的举动。不同国家的人民在二战后齐聚一堂并开始试图寻找共同点。法国就是这个运动的发起者之一,他们似乎已经放下了战争带来的仇恨。而且,作为梦想的一部分,他们把承受了的痛苦和暴力转化为团结一致的力量。他们是多么了不起的民族。其实不仅仅是法国,推动这个运动的所有领导者,所有民族,都非常伟大。

然而,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产生仇恨和暴戾的时期。我应该表现得公平一点,因为这不仅仅关涉到法国,还关乎我们所有人。前几天,我读到了一篇关于第一位德国新纳粹欧洲议员的文章,老实说,我并没有读完整篇文章,因为我感觉非常恶心。

不幸的是,每个成员国都会有自己的范例。然而,法西斯并不是唯一存在的问题,怀疑主义也是其中一个。我感受到,这两个问题有共同的根源。作为希腊人,我知道欧盟并不是我们理想型的联盟。然而,我们深信必须共同努力实现统一。我们需要有公平原则。总的来说,我们需要努力建设一个更好的联盟。

尽管如今作为年轻的南欧市民会感到悲伤痛苦,但他们仍然抱有改变的愿望。而改变将是我们努力的成果。我想不管我们是谁,都应该保障子孙后代的未来。

解决我们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团结一致。否则,欧洲应该改名为有限责任公司。那样的话,每个人虽然都是负责人,但对于我们制造的混乱却可以撒手不管。

作者:Maria Elen Magaliou

翻译:钟欣彤

英文原文链接:https://usilive.org/societe-anonyme-european-elections/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