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hoice MEPs and activists mobilise at One of Us public hearing – 10 Ap. 拍照: Credit EHF 2014 作者: Aurélie Wielchuda  翻译:Tracy Zeng 上周,欧洲议会进行了一场由欧洲公民发起的倡议听证会,该倡议称为“我们其中一员(One of Us)”,试图让欧盟认识到人类胚胎是“人类其中一员”。 该倡议的发言人和领导人格雷戈尔·帕品葛说明了倡议的目标和目的:禁止欧盟资助任何直接或间接残 …

Walton Pantland
Pro-choice MEPs and activists mobilise at One of Us public hearing - 10 Ap. Photo Credit EHF 2014

Pro-choice MEPs and activists mobilise at One of Us public hearing – 10 Ap. 拍照: Credit EHF 2014

作者: Aurélie Wielchuda 
翻译:Tracy Zeng

上周,欧洲议会进行了一场由欧洲公民发起的倡议听证会,该倡议称为“我们其中一员(One of Us)”,试图让欧盟认识到人类胚胎是“人类其中一员”。 该倡议的发言人和领导人格雷戈尔·帕品葛说明了倡议的目标和目的:禁止欧盟资助任何直接或间接残害胚胎的活动。几位欧洲议会议员参加了听证,表示他们反对的意见。关于倡议流产的后果,迈克尔·喀什曼说道:“我要说明一点:我会一直维护女性选择的权利。”

从理论上说,欧洲公民倡议(ECI)是参与民主一个非常好的手段。如果公民可以在至少7个欧盟成员国得到超过100万个签名,那么欧盟委员会就会分析该提议,经过验证后使该提议变为合法项目。然而,因为有需要完成的条件,欧洲公民倡议如果没有强大的游说集团支持,就很难成功。而这正是“我们其中一员”所遇到的困难。

研究结果引人注目的倡议

“我们其中一员” 以人类尊严的名义,请求欧盟停止资助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这一领域的研究虽然刚开始,但对于再生医学有非常好的前景。再生医学目的在于治疗如血液病或是帕金森等疾病,并能帮助衰竭器官的再生。之前的研究一直是使用经过改良的多能干细胞来进行再生,但最近发现,该研究如果使用人类胚胎干细胞更为有效。

所用于研究的细胞是辅助生产时夫妻捐赠的5到7天内的多余细胞,最后会被销毁。

危害发展中国家产妇健康的倡议

 “我们其中一员” 同时也开展活动,提议欧盟开发援助停止资助直接或间接推行堕胎的组织。这些组织提供大范围的服务,包括避孕的建议、艾滋病和怀孕的医疗保健,以及产前服务。这些组织拯救了发展中国家成千上万男性和女性的生命,并十分依赖于欧盟的资助。若“我们其中一员”纳入法律保护,那些旨在保护孕妇健康和降低艾滋概率的组织,每年会失去1亿2千万美元的经济援助,这对他们来说,是灾难性的后果。

欧盟致力于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因而降低产妇保健的条件(千年发展目标第5条)。每天有800名发展中国家的女性因怀孕而死亡,大多数是因为不安全的堕胎行为。

谁在支持这一倡议?

 “我们其中一员”收集了超过170万个欧洲公民签名,成为了至今最成功的欧洲公民倡议。尽管欧洲议会议员苏菲·尹维特提到,在公开听证中有超过5亿欧盟公民没有签署倡议,但“我们其中一员”得到的签名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要归功于罗马天主教会对该倡议的大力支持。教皇本笃十六世和教皇弗兰西斯一世表达了他们对倡议的支持,促使许多当地教会签署了该倡议。

由两名欧洲会议议员卡洛·卡西尼和杰米·奥雷拉掌管的组织机构资助了该倡议96%的资金。这和欧洲公民倡议的精神相违背,因精神旨在给公民提供参与民主的手段,而非议员们不惜一切让欧洲议会通过他们的项目。

议员格门斯非常中肯地问及欧洲公民倡议组织者和美国原教旨主义组织的联系。“我们其中一员”的发言人雷戈尔·帕品葛同时也是欧洲法律与正义中心的主任。该中心正是由极端分子帕特·罗宾森牧师资助,他因把女权主义者比作“残害小孩的女巫”而著称。

这一次公开听证聚集了一群不同的宗教原教旨主义[1]者,包括欧洲基督徒政治运动的成员、法国“La manif pour tous(曾组织抗议同性婚姻的大型游行)”的代表、反堕胎组织如Alliance Vita(和主业社相似,曾因把吃避孕药比作在学校半自杀而遭到调查)和新闻机构Turtle Bay and Beyond(近来曾把一位同性恋欧洲议会议员比作恋童癖者)

这些参与者既不是欧洲公民的代表,也非所信奉的宗教社群代表。对于欧洲的平等和民主来说,他们是一大威胁。


[1] 是指某些宗教群体试图回归其原初的信仰的运动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