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urélie Wielchuda 翻译:Tracy Zeng 一位年轻的护士前几天告诉我她的故事:在获得卫校的证书后,她来到法国南部找工作,在一家公共医院。在医院里,护士第一年都是“实习生”,第二年开始就是永久的公务员。 但这名护士只得到了三个月的合同,每次都是到最后期限(有时甚至是在新合同开始的第一天)才会签新的合同。到每份合同的最后期限,她都要签一份评价表。尽管护士们在非正常时间和周末工作,但在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平均每月工资税后只有1450欧元,这让他们很难在法国最富裕的蓝色海 …

Walton Pantland

french nurse
– 作者: Aurélie Wielchuda

翻译:Tracy Zeng

一位年轻的护士前几天告诉我她的故事:在获得卫校的证书后,她来到法国南部找工作,在一家公共医院。在医院里,护士第一年都是“实习生”,第二年开始就是永久的公务员。

但这名护士只得到了三个月的合同,每次都是到最后期限(有时甚至是在新合同开始的第一天)才会签新的合同。到每份合同的最后期限,她都要签一份评价表。尽管护士们在非正常时间和周末工作,但在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平均每月工资税后只有1450欧元,这让他们很难在法国最富裕的蓝色海岸地区找到住处。如果是临时工,那生活境况简直如同在地狱一般。所以未转正的护士不得不花大半工资去租一个只有一间房的小公寓,并决定等一年半的临时合同完了之后,他们要去私人医院工作。

基于正确性原则,她通知医院自己将会在本次合同完结时离开。某一天,医院管理部门在她工作时叫她签最后一张评价表,她看也没看就签了。在护士工作的时候,他们紧急的事情好像比管理人员还多。结果,这次的评价表并不是往常的那张,而是一张确认她实习生身份的证明,这使得她离职时不会得到任何失业补助(因为她“拒绝”了该职位)。

当你和法国的护士谈论他们的工作情况时,最先得到的答案几乎总是团队的团结合作和同事们的帮助。在医院里确实需要团结合作,当护士是很困难的一份工作,他们需要面对疾病和死亡,不耐烦的病人和他们的家人,还有面临着悲痛和恐惧。医生和病人对他们的感激还远远不够,他们总有压力,因为他们可能会犯错,而任何一次错误都可能会带来戏剧性的后果。他们工作时很辛苦,还要在晚上、周末值班,或是早上很早开始工作,晚上很晚才结束,这也让他们很难有正常的家庭生活。

而经济危机对他们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你仍然觉得国债是政府开支的一个问题,那么你可以阅读《卫报》的这篇文章)。因为政府开支缩减,医院需要精简人手。他们只能留下一部分的永久员工。护士需要在团队人数减少的情况下工作,这增加了他们的压力以及犯错的风险,更不用说在刑事起诉的情况下,医院是不会为护士赔款的。在永久员工极少的情况下,医院不得不聘请非永久员工,但医院并不能永久地聘用他们。也是因为缺钱,医院就骗这些护士,让他们拿不到失业补贴(一年后,医院要自己支付)。

从医院那得不到任何可以让人接受的回应。但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医院也处于如此无助的地步。健康的员工给我们提供了欧盟中最基本的一个权利:即医疗保健的权利。护士在帮助病人,并拯救生命,照顾老人和小——而现在是国家关心他们的时候了,请记住,他们不仅仅是所谓的数字和数据!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