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员工在路障前示威游行 – 作者: Marc Cowan 翻译:谢瑞明 今晚是一个辛酸的罢工日子,因为Picturehouse电影院第一次向公众开放,但也因为院方在入口处设立高大的钢铁路障,上面印满了来自全国的Picturehouse电影院标志来阻止罢工员工 Picturehouse院方团队总是在公关策略上犯很明显的严重错误。在电影院周围设立路障并不能算作对粗暴抗议的抵御,因为我们并不粗暴。穿越罢工人墙似乎并不安全,因为罢工队伍已经把电影院包围了。媒体报道这次游行更像是嘉年华游行,而不是需要戒严 …

Walton Pantland
电影院员工在路障前示威游行

电影院员工在路障前示威游行

– 作者: Marc Cowan 翻译:谢瑞明

今晚是一个辛酸的罢工日子,因为Picturehouse电影院第一次向公众开放,但也因为院方在入口处设立高大的钢铁路障,上面印满了来自全国的Picturehouse电影院标志来阻止罢工员工

Picturehouse院方团队总是在公关策略上犯很明显的严重错误。在电影院周围设立路障并不能算作对粗暴抗议的抵御,因为我们并不粗暴。穿越罢工人墙似乎并不安全,因为罢工队伍已经把电影院包围了。媒体报道这次游行更像是嘉年华游行,而不是需要戒严的罢工游行。音乐,舞蹈,欢笑,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群众的交流都使得游行像狂欢节一样。在晚上结束的时候,尽管有雨,我们主动分享雅法蛋糕给警察,并且清理了垃圾。

但是路障也带给我一些新的认识。我了解到那些公司高层不仅仅脱离我们员工,还脱离整个社会。他们误以为我们是要惹是生非,可是我们仅仅是需要维持我们的生活。社会各界可以看到我们与孩子共舞,享受彼此的陪伴,而不是作为一个冷冰冰的电影院门面,因为我们真正欣赏彼此的价值。

Picturehouse电影院通过拒绝组织肯•罗奇的最新电影的慈善放映的方式,来回应他对我们罢工活动持续的支持。院方误解了公众的想法,公众们普遍认为院方是充满敌意和幼稚的。这也可能意味着成为了如此大的一家公司既脱离了群众基础,也不再关心顾客的想法,因为他们已经对自身的受欢迎程度过度自信以至于认为可以战胜一切困难。

电影院员工的越来越团结 ,罢工活动也在扩大,我相信在人类水平上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了。但是问题是Picturehouse 和 Cineworld电影院何时才能放弃抵抗,把他们的财政支出用于帮助职工。

– 马克 考文是英国媒体和娱乐工会的代表。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