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播节目工作的女性工作者认为在工作环境中性别歧视的态度仍然十分流行。一个NUJ成员调查披露了不平等的工资率以及女人在升职中的被忽视现象。 一部分证据显示上议院交流委员会机构调查了工作于广播节目的女性,NUJ调查了其现在及曾经工作于电视或广播工作的女性成员。 针对本行业的其他研究反映,在广播行业中,女性要比男性更加受到外貌的评判,用更“柔和”的故事掩盖,甚至面临性骚扰。一个更明显的信息出现了:在很多案例中,女人挣得更少,有时相比于男人要少了大于10,000英镑。 在调查中,227个女性中有多于30个 …

Tim Lezard

Unknown-2

在广播节目工作的女性工作者认为在工作环境中性别歧视的态度仍然十分流行。一个NUJ成员调查披露了不平等的工资率以及女人在升职中的被忽视现象。

一部分证据显示上议院交流委员会机构调查了工作于广播节目的女性,NUJ调查了其现在及曾经工作于电视或广播工作的女性成员。

针对本行业的其他研究反映,在广播行业中,女性要比男性更加受到外貌的评判,用更“柔和”的故事掩盖,甚至面临性骚扰。一个更明显的信息出现了:在很多案例中,女人挣得更少,有时相比于男人要少了大于10,000英镑。

在调查中,227个女性中有多于30个关于薪酬不公平的评价,包括:
“直到现在,我挣得还不如男同事挣得一半。”
“我提交了一份公平薪酬复审申请,因为我大体上一直挣得比男同事少。虽然我张了工资,但是仍然比他们少,并且多出来的这部分钱没有被追溯。”
“一个和我同级的,但是学历和工作经历比我差远了,并且比我晚加入BBC的男同事比我多挣10,000英镑。”
“我比一位同级别男性同事少挣5000英镑,尽管我承担更大的责任,并且在团队里工作更多年份。”
“我的薪酬比我的主持人同事少大概40%,即使我们做同样的工作。”

调查评价中还有一些另人震惊的关于在新闻编辑部和广播工作间的性骚扰和“每日性别歧视”的案例。一个共同的发现是老男孩的联系网或者“常人”的气氛。体育杂志是一个典型,突出体现了女人很难被严肃对待。评价包括:

“我被告知获得了工作因为我很有吸引力(面试我的人说我很有吸引力),但是后来我又被告知不用来参加这个新工作了,因为我情绪上有点薄弱。”

“女人在会议中从不被采取意见。你提议一个想法无人理会,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一个男人提出同样的想法,所有人都强烈支持!”

“有一次我在找工作时,一个候选人偷偷透露说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竞争只针对女生。”

“女人不能变老,而且被期望比平常更多的吸引力和更好的表现。但是男人就不这样。我曾经被问过年龄,被警告要我花更多自己的钱在美发或衣服上。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在穿着打扮和外表的标准上,可接受的专业标准和实际评判的标准有很大的不同。女人比男人明显严格的多。”

并不是所有的回馈都是负面的。一个回馈者说,“广播界有很多女员工。可能有对于中年人的年龄歧视,但是总体上来说,只要你足够优秀,就没有任何界限。”

当被问到是否母亲或者照顾老人这样的事情会与工作时间产生冲突时,41%的人回馈是。10%的人说不会冲突,49%的人回答“不适用”。一些回馈者表示有一些经理或者组织会提供非常好的灵活工作选择。评价包括:

“我认为女人在广播界工作没有很艰难,一旦女人做了母亲,事情就会变得很难了。我女儿出生后我一直都在做兼职工作了。我的经理十分支持需要工作的父母,所以一直都很好。但是广播界的文化宗旨是‘早来晚归,从不缺勤‘。但是如果你有了孩子,就很难做到这些。我觉得经理应该相信成为母亲的员工仍然可以被升职为高层并且继续做兼职工作。你的经验并不会因为你有了孩子而减少,在许多案例中,父母身份会使你成为一个更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女人有了孩子就退出广播界,因为事业不可能继续前进了。”

“我高估了我那个想派人去外国出差的经理,他说’我不能把这份工作交给xx和xx,因为她有孩子的问题。‘最后这个出差工作交给了一个有一个一样大的孩子的男同事。经理默认女人有需要带孩子的问题,但是男人没有。”

“文化的改变需要持续和加深,这使得兼职或灵活的工作更不适合工作的母亲(或父亲),但是有一些事情所有员工都可以选择去做。这是在工作领域司空见惯的事,层级越高,就越具有创意的解决办法进行不会牺牲事业的兼职工作。”

NUJ平等办公室的Lena Calvert 说,“我们会员工的调查显示广播界在许多方面都成为一个对女人更好的工作环境并且很多人都享受一个很好的事业。但是仍然在新闻直播间和工作室存在需要但有的高等级性别歧视的行为。令人震惊的是,当做相同工作的时候,女人要比男同事挣得更少。一个可怕的现象发生在这个行业的一些地方,就是类似男人俱乐部的现象导致女人在升职和事业发展方面受到阻碍。”

“从我们调查的女员工那里,我们获得了一个势不可挡的消息,女员工需要更加灵活的工作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做兼职的女人可以受到严肃的对待,并且可以被给予负责人的工作。在我们服从上议院交流委员会机构对广播界女员工的调查中,我们已经告知通信管理局用它所具有的权利去增强一个行业范围标准多元化审计,并且我们十分乐意看到它的章程修订,包括一个监督所有媒体组织的幕后平等性的职能。这个调查显示了这项修订的必要性。”

“这项调查被SurveyMonkey在2014年8月20日到9月7日执行。尽管这是一个自愿选择的调查,因此不能作为最科学的样本,NUJ能够直接等位现在或曾经在广播界工作的员工。评价中的高度回馈和细节使得这项调查与其研究事项紧密相关并且有用。在样本中,70%的人已经工作了十多年,18%的人工作了5-10年,10.5%得人工作了1-5年,1%的人工作少于1年。多半数的人(51%)是从非广播界转到广播界的。”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Tim Lezard

Campaigning journalist, editor of @Union_NewsUK, NUJ exec member; lover of cricket, football, cycling, theatre and dodgy punk bands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