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媒特约报导)一年过去,货柜码头再次平静,工人继续默默为生活奔波劳碌。不过,社运的种子早已在码头埋下,遍地开花。独媒记者重返码头,找来一年前的被访工友,回顾经历罢工后,工作待遇及工人对社会运动意识的转变。 徐沛能是前外判商「高宝」员工,入行十五年。 「高宝」于工潮期间结业,徐加入另一外判商「成功」建立的子公司「美狮」继续任职吊机手。去年码头工潮期间,独媒曾为徐沛能与学联支援学生辛辛进行对谈访问。 加入工会保权益 徐沛能认为,码头工作环境和职安健在罢工后得到改善,劳工处加强巡查工作环境、公司会派人跟 …

Jennifer Zhang

独媒特约报导)一年过去,货柜码头再次平静,工人继续默默为生活奔波劳碌。不过,社运的种子早已在码头埋下,遍地开花。独媒记者重返码头,找来一年前的被访工友,回顾经历罢工后,工作待遇及工人对社会运动意识的转变。

徐沛能是前外判商「高宝」员工,入行十五年。 「高宝」于工潮期间结业,徐加入另一外判商「成功」建立的子公司「美狮」继续任职吊机手。去年码头工潮期间,独媒曾为徐沛能与学联支援学生辛辛进行对谈访问。

加入工会保权益
徐沛能认为,码头工作环境和职安健在罢工后得到改善,劳工处加强巡查工作环境、公司会派人跟进机器问题、午饭时间增至一小时等对于工友的工作要求,公司亦会尽量满足,并主动了解员工需求。
在罢工后,徐意识到工会的重要性,加入了其中一个工会组织:「未加入工会嗰阵,好多嘢都只系自己呻,加入工会后,好多嘢都可以透过工会转达俾劳工处,而劳工处亦会透过工会了解工友诉求。」

积极关社 七一首上街

「台湾嗰个服贸协定,应该要逐条逐条审议嘛。」、「啲外佣离乡别井来嚟帮你打工,我爸爸个工人成四年冇见过个仔。有啲工人系好古惑,但其实呢个都系一个循环……」去年码头工潮,是徐沛能首次参与社会运动。罢工过后,他与其他工友开始积极了解各种社会议题,讨论不同政策。

特别关注外判工福利的他,认为政府应恢复集体谈判权,才能保障工人利益:「海外啲工会有集体谈判权,先有能力同资方倾,而家好多行业外判工人都冇话语权,根本冇得讲价。」

占中预埋我!

徐又称,以往家人只会各自在看新闻,罢工后开始与太太和女儿讨论时事, 与家人的关系亦变得更融洽和紧密。徐沛能又开始参与游行示威,为民主和公义站出来:「想像唔到自己会去七一游行,以前慨自己一定唔会做呢啲嘢!如果第日要占领中环,我一定会参加。」

记者:温靖雯、吴卓恒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