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市政环卫服务直接提供者的地方政府,在环卫工人合法权益明显受损的情况下,更应当站出来,督促环卫作业公司“合法用工”。而恰恰在今天,大学城环卫工继续聚集在小谷围街道办并多次同街道“爱卫办”沟通、反映意见,却不受理睬,试问政府为何再次失声?

Jennifer Zhang

原文作者:祥子骑在骆驼上

2014年的新生入学季,广州大学城的环卫工人经历了一场工作保卫战。自8月初得知老东家“广电物业”退出大学城环卫项目以来,“8月底合同到期后工作如何安排?”成为悬在200多位环卫工心头的大事。

大多数环卫工人在大学城干了八九年环卫工作,生活和工作早已跟大学城融为一体,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在大学城继续从事环卫工作”,同时,“原先八九年的工龄需要得到补偿”。

在经过30多天持续的请愿、抗议、停工、谈判之后,广电物业和小谷围街道终于承认工人们的合法合理诉求。在9月9日签署的一份包含“保密条款”的协议中,工人们要求获得“工龄赔偿”的诉求基本得到满足。

然而,9月10日,“维权成功”的第二天,就在诸多媒体报道“环卫工人已经复工”,“工人们会由街道出面安排,统一到新公司报到,继续留在大学城工作”(羊城晚报报道,9月10日),环卫工人也满心欢喜地前往街道办与新东家“隧成”公司签约的时候,却被告知:“本地”工人,男60岁和女50岁以下的,可以与新公司立即签约,下午就可以开工;而“外地”工人则“等候进一步通知”。

对于来自外地(湖南、广西等地)的环卫工人来说,这个消息如同惊天霹雳一般,成果还未落进腰包(协议约定5个工作日内资金到位),自己的工作反而“丢了”。对于他们来说,“等待”是一种歧视,是一种非法行为,而且和“丢工作”没什么两样。“等待”意味着“被挑选”,原先维权比较积极的工人代表是极有可能“等不到好结果”的。大家心里极其不安和担忧。

据工人代表王阿姨介绍,以湖南人为主的外地人虽然人数不多,却是“集体维权”的骨干,在十几个工人代表中,外地人占了三分之一,五个谈判代表中有三个是外地的,其中包括首席代表。新东家的“等候进一步通知”极有可能是想方设法将维权的积极分子剔除出去。维权尚未成功,“打击报复”就来了。

来自外地的环卫工人,工龄基本在9年左右,是大学城初建时招聘或者调动过来的。他们已经在大学城安了家,和本地人一样,成为大学城的居民和劳动者。为什么新东家“隧成”对于本地人和外地人如此区别对待呢?

更让环卫工人气恼的是,在与老东家抗争的时候,广电物业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多次以“不用担心以后的工作,按照环卫作业招标书的规定,新接手的公司必须全部接手原有的环卫工人”。在他们透漏的“招标书”中,有这样的明确的条款,“考虑到社会稳定和此部分人员的再就业问题,中标人应无条件全部接受本项目原有的全部员工,且按照番府办(2013)45号文件规定环卫工人用工标准,保证用工合法性”。按照这个条款,在接受原项目的工人时,区分本地人和外地人(歧视外地人)是一种严重的毁约行为。

在前述的45号文件中,有一份附件(番禺区落实《广州市关于规范环卫行业用工的意见》工作方案市政道路保洁成本测算表)明确标明,小谷围街道核定的环卫工人人数为426人,而据新浪微博账号“大学城发布”(小谷围街道认证官方账号)的一份声明,小谷围街道现有的环卫工人数为220人。附件明确表示,环卫工人数指的是一线的工人数,不包括管理和文书人员。大学城环卫工人们猜测,新东家隧成公司以比广电物业“更低的”价格成功夺标,但是按照220人的标准进行环卫作业将使其利润严重降低。

工人们普遍认为,隧成公司之所以区别对待“外地”工人,除了“剔除刺头”,“消除不稳定因素”,“打击报复工人代表”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减人”,为其利润肆意剥夺工人的工作机会。

让人欣喜的是,经过一个多月的共同行动,工人之间已经培养出了极深的感情。本来有机会立即签约获得工作的本地工人,仍然愿意站在外地工人身边,仍然愿意与他们共同反对公司的不合理不合法的对待。

而作为市政环卫服务直接提供者的地方政府,在环卫工人合法权益明显受损的情况下,更应当站出来,督促环卫作业公司“合法用工”。而恰恰在今天,大学城环卫工继续聚集在小谷围街道办并多次同街道“爱卫办”沟通、反映意见,却不受理睬,试问政府为何再次失声?

原文链接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