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人代表吴贵军期待已久的审判陷入一场闹剧。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检察官没有露面,临时取消了开庭。当天下午晚些时候的开庭,也是草草收场,选择择期再审。 2月17日周一下午,包括工人、劳动积极分子和记者在内的约50名支持者聚集在审判庭外等待开庭。审判庭只能容纳九位旁听群众。 法庭原定下午2:30分开庭,而大约3:40分左右,法院告诉吴的妻子周玉枝和其他四名关键证人,“检察官不能出席” ,因此,听证会不得不改期。 当法官只同意与周私下交谈时,众人大怒,并冲进法院的信访办公室。 “这是一个骗局!为什么他们让我 …

USi Live

深圳工人代表吴贵军期待已久的审判陷入一场闹剧。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检察官没有露面,临时取消了开庭。当天下午晚些时候的开庭,也是草草收场,选择择期再审。

2月17日周一下午,包括工人、劳动积极分子和记者在内的约50名支持者聚集在审判庭外等待开庭。审判庭只能容纳九位旁听群众。

法庭原定下午2:30分开庭,而大约3:40分左右,法院告诉吴的妻子周玉枝和其他四名关键证人,“检察官不能出席” ,因此,听证会不得不改期。

当法官只同意与周私下交谈时,众人大怒,并冲进法院的信访办公室。 “这是一个骗局!为什么他们让我们等待一个多小时?我们要求一个解释!”一位工人喊道。 “让他们告诉我们检察官是谁?为什么他不在这里?我们纳税人付出自己的薪水的工作,不允许缺席!”

周抱怨道:“自2013年5月24日后,我没有见过我的丈夫。我真的很期待今天的开庭。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低效,这次甚至连检察官都没有出席。“

吴的一位辩护律师段毅说道,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离奇事件。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故意这样做,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概率低于500分之一 。 ”

段毅和协理律师旁琨律师敦促法院按期审理,法院最终同意让临时检察官审理。大约4:30分,法庭开庭。旁律师说道,案件审理持续了仅仅一个小时,而且没有证人参与。

吴贵军,一个40岁的农民工和两个孩子的父亲,去年五月因与数百工人一起走上街头抗议雇主拒绝赔偿和搬迁工厂,而被控“聚众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其雇主是港资家具制造商迪威信。

今年1月20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12名保安一案在广州开庭审理。这12名保安因不满医院不依法购买职工社保而与院方产生劳资纠纷,于2013年8月登上医院门诊楼的玻璃雨棚表达诉求,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拘。该案当庭没有判决。

这两起案例都说明,由于雇主多次拒绝与工人讨论工人关心的问题,置劳资纠纷于不顾,使得工人被迫采取极端行动。地方政府对工人活动没有提供任何支持,反而起诉这些工人,这种做法是一种倒退。同时,这也说明当地政府陷入了如何应对广东日益增多的劳资纠纷的绝境,而这些纠纷许多都与工厂破产、迁移有关。

文章来源:中国劳工通讯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