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Walton Pantland 随着独立公投的日子越来越近,在苏格兰人民要求更多的权力的时候,他们也将面临着更多的责任,而这有可能会引发独立恐慌。USI的总部位于苏格兰,我们对于苏格兰的独立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我们想为大家说说我们的所见。 最近几年来,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慢慢觉醒。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资产阶级的贪婪,腐败和不作为导致的。当然,罪魁祸首还包括这些资产阶级身后的支持者:银行家,商业领袖,以及与他们沆瀣一气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 市民们不得不为这样的腐败买单,因为每 …

Walton Pantland

indyref-poster-fw-print

– By Walton Pantland

随着独立公投的日子越来越近,在苏格兰人民要求更多的权力的时候,他们也将面临着更多的责任,而这有可能会引发独立恐慌。USI的总部位于苏格兰,我们对于苏格兰的独立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我们想为大家说说我们的所见。

最近几年来,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慢慢觉醒。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资产阶级的贪婪,腐败和不作为导致的。当然,罪魁祸首还包括这些资产阶级身后的支持者:银行家,商业领袖,以及与他们沆瀣一气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

市民们不得不为这样的腐败买单,因为每个人都得拯救全球经济,摆脱金融困境。于是在政府专制和警察暴力的强制执行之下,一股紧缩的浪潮席卷全球。

在将经济危机的后果转嫁给普通民众之后,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社会契约也因此破裂。

大家纷纷开始清算自己的得失,于是到处都能看到人们的起义。我们处在一个尖锐的阶级冲突,同时也处在一个缓慢的世界变革之中。这个缓慢的世界变革,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已经被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用不同的方式所证明了。比如,在美国,我们看到了华尔街占领运动。紧跟着,我们看到了一系列的为了争取某个新协议(如最低生活保障金)的社会活动。

像华尔街占领运动这样的活动在发达国家普遍展开,这些活动席卷了欧洲的一些主要国家,如希腊,西班牙等等。

在发达国家,许多反对者采取了暴力的形式来反抗政府和资本家的联盟:比如,世界杯期间,在巴西有许多的大规模抗议。在南非,马瑞康纳大屠杀(马瑞康纳当地的伦敦矿业公司工人因劳资问题进行罢工,却遭到警方的残忍压迫,导致34名工人被血腥屠杀)之后发生了很多大规模的罢工。对中东的专制政体来说,阿拉伯之春意味着一个新的希望。埃及人民在旧政权毁掉埃及之前发生了革命,叙利亚的革命也发展成了内战。

苏格兰人民的觉醒表现在9月18号即将进行的独立公投。一旦少数的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独立呼声占优势)掌握了主动权,苏格兰人民将脱离英国。

这并不是民族主义情绪在激励他们: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拒绝接受自撒切尔夫人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是英国现代资产阶级政治思想的主要派别。主张在新的历史时期维护资产阶级个人自由,调解社会矛盾,维护资本主义制度),他们开始思考,独立是否会给他们带来新的机遇去建立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以考虑人民的利益为先,而不是首先考虑公司利益。独立支持阵营不仅仅以党派为基础,他们被一些更多的团体,如社会民主团体和激进人士支持着。这些团体包括共和联盟组织以及激进独立组织,他们坚信出现一个全新的苏格兰是完全可能的。.

人们都在追问,独立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制造一个巨大的变动,还是其实什么都不是。如果仅仅只是把领导者从伦敦变到了爱丁堡,那么这是毫无意义的。

支持率的转变无疑重重的棒喝了英国当局,使得政治领袖们都开始面朝北方(苏格兰位于英国北部)强调分裂的可怕后果,并祈求苏格兰人民不要离开。这就像是市场里在一直顺利收购资源的过程中突然有阻扰出现时所做出的反应。而这对于苏格兰人民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在他们的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政治精英开始关注他们了。

人们不停的询问着,他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以后银行和货币怎么办?外交政策怎么办?能源产业怎么办?工业发展怎么办?医疗社会服务怎么办?女人怎么办?移民政策是否仍然如此包容?以前习以为常的一切都有可能改变。

工会对此却有着复杂的态度:有的支持,有的反对,还有一些像苏格兰工会代表大会保持中立,从工人的视角来审视双方的立场。在这周工会代表的陈述大会上,苏格兰工会的秘书长Grahame Smith说道:

“双方(指英国当局和苏格兰独立阵营)都没有贯彻工会价值和社会正义:比如团结统一。无论是支持阵营还是反对阵营都有强大的支持者在呼吁更多的社会经济利益,但双方阵营也都有支持者在呼吁给予工人和他们家庭更多的关注。

反对独立的阵营被批评为消极和傲慢,他们不得不改变他们的宣传重点:讨论的重点不是现状或是独立。可是在高失业率、贫富差异、核武器等等这些问题面前,人们至少清楚维持现状是不可行的。

反对阵营不得不改变宣传策略,并且承诺如果苏格兰可以继续留在英国,将给予苏格兰更多的权力。公投似乎成为了一种竞赛,看哪个阵营能够保证NHS(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减少贫富差异并且赋予工人更多权利,哪个阵营就能获得支持。这似乎非常好。但苏格兰独立的争夺已逐渐被左翼势力操控,并且为左翼势力在英国的其他地方留下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目前的气氛是非常紧张的,双方之间的争夺战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上个星期,我参加了一场无党派的奇幻电影节,参展人士与大家分享了他们未来的愿景以及他们对如何实现他们做出的承诺。这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相信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阵营的民主动力都是非常珍贵的,我们不应该失去他们。政治参与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4,285,323人,97%的人口已经注册了参与投票,这在苏格兰历史上是空前的。出席者有望达到80%。这样的民主参与度赋予了这个过程合法性,而这个环节却经常在议会选举中缺席。也许,对苏格兰人民来说,无论怎么去投票,最为振奋人心的都是我们的投票这一次真正的起作用了。我们创造了历史。”

无论结果如何,苏格兰现在是一个蠢蠢欲动的希望改变的地方。无论政权在谁手中,伦敦还是爱丁堡,他们都将面对日益警觉的苏格兰人民。

翻译:王琛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