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西昌市,攀钢集团西昌新钢业有限公司因环保搬迁,将于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关停,因对公司安置赔偿方案不满,3500名工人于6日上午开始轮流围堵公司高层,并一直持续至8日凌晨仍未散去,至少有300警察出动戒备。西昌市政府拨给新钢业职工每人平均三万元左右,每人只能分得一万两千元。

Jennifer Zhang

杨在新律师:四川省西昌市,攀钢集团西昌新钢业有限公司因环保搬迁,将于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关停,因对公司安置赔偿方案不满,3500名工人于6日上午开始轮流围堵公司高层,并一直持续至8日凌晨仍未散去,至少有300警察出动戒备。西昌市政府拨给新钢业职工每人平均三万元左右,每人只能分得一万两千元。

 

此前媒体报道,近日爆发工人维权事件的攀钢集团西昌新钢业有限公司,是由大型国企攀钢集团在2008年1月与西昌新钢业(集团)有限公司重组后成立的;后者的前身原为冶金部410厂,始建于1959年,2001年化公为私,摇身一变成为私人资本;重组之后的西昌新钢业,攀钢控股66%,并取得四川省凉山州资源优先配置权,以建设钒钛钢综合利用基地。 据百度百科:攀钢曾经是央企,现为鞍钢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中国西部最大的钢铁生产基地、国内最大的钒制品和钛原料生产基地(世界第二大产钒企业)。

据此前另一媒体报道,西昌新钢业的确有很大污染,西昌市环保局副局长曾继平给出一组数据:2012年底投产的攀钢集团西昌钢钒有限公司年生产总量400万吨,二氧化硫的年排放量是4000多吨,而西昌新钢业年生产量100万吨,二氧化硫年排放量却达5000吨。但为什么迟迟不搬?资方拿工人利益做挡箭牌——西昌新钢业政工科郑科长表示,搬迁涉及企业职工家属1万多人的生存问题,是一个系统而繁杂的工程。但凉山州官员却道出了迟迟不搬的另一些原因:如果西昌钢钒达产达效了,就一定会按照国家政策予以关停西昌新钢业;企业达产达效也非一瞬间完成,这不是由州发展改革委来决定,应该是由业主(即攀钢-西昌新钢业的资本家)来决定。

上述意思翻译成劳资利益语言就是:你们别抱怨污染,等资本家收回本、赚够钱了再关停;钱赚多少算够?别问我们人民公仆,要让资本家来定夺。资本家还口口声声嘴边挂着上万职工家属的生存问题来堵其他市民的嘴,实乃煽动人民内部矛盾。

可是现在真正要搬迁的时候,挂在资本家嘴边的工人利益就抛到一边,又要祭出大规模私有化时期侵害成千上万国企工人的买断工龄政策了。据我们看,“买断工龄”至少有两大问题:其一,补偿太低,按工龄每年几百块计算,即使按2008年施行的劳动合同法进行赔偿,也是严重低于法定标准的,法定标准是按照每月平均工资乘以工作年限、再加一个月代通知金(即所谓N+1,如果资方先前有法定违法行为,工人索赔数额可达2N+1)。假如企业依法缴纳养老保险,工人正常退休,每月应领取退休金直到死亡,很容易就可以算出工人被买断工龄(往往只得几万块)是非常亏的。其二,在实际操作中,在私有化浩劫的那十几年(19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最初数年)里,有相当多企业的下岗买断工人甚至连那几万块都没拿到,彻底被抢光,乃至生活无着,这就是为什么曾经许多老工人决死抗争的原因。这样来看,工人对买断工龄的不满,以及补偿过低、却就此断掉大量工人的生计,很可能正是这次西昌新钢业爆发工人维权事件的原因。

污染企业当然应该妥善处置,但是职工利益决不是资本家拖延搬迁时挂在嘴边的挡箭牌、一旦资本家赚够钱要搬迁时又把工人当成榨干的废物扔到一边。污染企业搬迁时牺牲工人利益、激发工人反抗,在国内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今年48工评社就报道过《安徽钢厂因污染关停 上千工人再次罢工堵路求偿》马鞍山钢铁集团合肥公司更糟糕,他们连工人安置方案都没有,还拒绝给上百名血铅超标的工人发放体检报告。马合工人也多次更激烈地抗争,打出的横幅耐人寻味:我们给环保让路,政府要给我们活路

如果说西昌新钢业如此污染,当初为什么又要上马呢?要求搬迁是否还有别的玄机?四川知名BBS“麻辣社区”的“凉山论坛”早就有关于西昌新钢业搬迁的热议,其中网友跟帖

当初建企业的时候是万分的欢迎,招商引资是不遗余力!几年过去了,说你不行了,赶紧走吧!要是实在不行也就算了,只是比新钢业还落后的多的是,只是新钢业恰好又摆在西昌家门口,土地爷值钱了,所以搬迁是应该的,搬迁吗意味着又开始重新建设,西昌周边的人民又可以卖沙石(价格是外面的几倍),卖劳力,饭馆生意也好了,歌厅小妹也挣钱了,只是搬迁的钱从哪里来?还得找国家贷款!西昌政府、房地产商都可以靠炒地挣钱,西昌的地现在800万一亩,已经是四川二级城市最高价了,没有之一。只是公务员靠卖地富了,老板靠盖房子富了,有钱有关系的靠炒房子富了,你我一般屁民还得在类似于新钢业、铜矿、水泥厂一类污染单位打工。

从工人斗争角度看,近几年大型国企攀钢已经不是第一次爆发工人集体行动,2012年1月初攀钢集团成都钢钒公司(位于成都市青白江区)数千到上万工人就至少罢工、占厂、堵路了五天,要求加薪。虽然攀成钢的大罢工有邻近川化集团数千工人加薪罢工(也在青白江区)的激发,但也有深刻的内在原因:当时工人平均工资仅1200元,20年工龄的老工人也只有1400元工资,工资多年冻结没涨。这次与攀钢关联的企业再度爆发工人集体抗争,反映了越来越多国企/国有控股企业工人不愿再逆来顺受,要站出来抵制资本家的任意摆布,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

但工评社担忧:资方可能会继续拿工人的维权,作为拖延搬迁的借口,从而把工人维权与其他市民反污染的愿望对立起来,以此要挟当地政府、从中套到额外的搬迁补贴,而西昌新钢业工人远不一定连带受益。因此,新钢业工人应该把自己的要求提得尽量具体些,决不轻信可能自称代表工人与政府谈判的资方高管。据说6月30日前要全面关停,斗争才刚刚开始。

原文转载自《工评社》责编:曜枢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