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s come to support the ARVIA campaign 原文刊载于香港独立媒体 香港的工伤问题十分严重,根据劳工处资料统计,去年共有四万宗工伤意外,死亡人数达196人。目前《雇员补偿条例》下的漏洞,亦容易令雇主逃避责任。劳工处亦一直拒绝正视问题,宣传工作也有意无意将责任推卸至工人身上,宣传广告大多是呼吁工人要注意安全。工业伤亡权会倡议将国际劳工组织的“世界工作安全健康日”,更名为”国际工殇纪念日”,更多的关注工伤工人。 雇主隐瞒工伤 香港每日都在发生工伤,今年1月份, …

Jennifer Zhang
Students come to support the ARVIA campaign

Students come to support the ARVIA campaign

原文刊载于香港独立媒体

香港的工伤问题十分严重,根据劳工处资料统计,去年共有四万宗工伤意外,死亡人数达196人。目前《雇员补偿条例》下的漏洞,亦容易令雇主逃避责任。劳工处亦一直拒绝正视问题,宣传工作也有意无意将责任推卸至工人身上,宣传广告大多是呼吁工人要注意安全。工业伤亡权会倡议将国际劳工组织的“世界工作安全健康日”,更名为”国际工殇纪念日”,更多的关注工伤工人。

雇主隐瞒工伤

香港每日都在发生工伤,今年1月份,任职保安的区先生在大厦巡逻时左腿不幸被狗咬伤。雇主居然没有为其上报工伤,导致其受工伤之后医疗费用无人买单,无法拿到法例规定的每月五分四人工。在此情况下,区先生只能四处借款,补贴家中的日程开支。区先生至今左腿行走依然有困难,而家中八旬父亲只能送回乡下,使他无法尽到做儿子照顾父母的责任。

更让区先生气愤的是,当他向劳工处上报工伤时,劳工处反而让他去申请综援。

“我感到心里好难受,” 区先生向独媒记者表示。“ 我感到劳工处不仅没有帮助工人,反而是和雇主站在了一起。”

区先生只是近期工人投诉雇主瞒报工殇的一例。根据工业伤亡权益会的统计,今年以来,平均每月就会收到2至3宗工友投诉,主要涉及大型或政府工程,疑建筑商为免工伤纪录影响工程投标,或避免影响安全评分而故意隐瞒。建筑业的暪报情况,当中不少涉及南亚裔工人,因其语言不通较少获得相关法例资讯而被欺压。

在昨日“瞒报工伤严重,工友身心受压”记者招待会上,工业伤亡权益会列出了雇主为了瞒报工伤,而使出的种种招数,包括瞒天过海、威逼利诱、拖延不报斗耐力等。 工业伤亡权益会认为,雇主瞒报工伤的情况日益严重,主要由于安全指数评级越来越重要,对公司投标工程、保费及公司之间合作造成影响,而劳工处又执法不力,任由雇主无理不承认工伤,对工友身心及家庭造成严重的伤害,劳工处的办事不力间亦接增加了法援及综援的负担,令原来应由保险承担的责任转嫁至其他纳税人身上。

雇主违法罚则低

另外,工业伤亡权益会总干事陈锦康指出,瞒报现象猖獗的最主要原因 “在于雇主瞒报的违法成本低。所以工业伤亡权益会也在争取通过法律途径,加大对瞒报雇主的检控力度。”

工业伤亡权益会亦在帮被工伤被瞒报的工友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如区先生一案,就得到了工业伤亡权益会的帮助,目前正在进行法律程序。但据跟进此案的社工,法律程序一般要走约两年时间,有的甚至更久。

工殇纪念活动:呼吁修法、设立工殇纪念日、纪念碑

工业伤亡权益会亦同时举办了工殇纪念活动,主题一是要求成立428工殇纪念日及纪念碑,二是检讨雇员补偿之不足,并作出建议。

“4月28为国际工殇纪念日,是为了向工伤、工亡的工友表达认同,” 陈锦康表示。 ” 目前政府现在只是将4月28日定为安全健康日,没有表达出对工伤、工亡的工友的认同这个意思。因此,我们还会继续争取将4月28日设为工殇纪念日。”

至于向工伤、工亡工友致敬的工殇纪念碑,陈锦康则表示政府以在尖沙咀科学馆里为工友所设的牌匾为借口,认为无需要再另行设置工殇纪念碑。” 政府这样的态度完全没有诚意,无法表达政府对工友的敬意,” 陈锦康说道。

劳工处职业安全及健康部2013年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共有约四万宗职业伤亡个案,工亡人数达196人。其中,建造业首当其中,2012年建造业共有3106宗工业意外,死亡人数为24人,较2011年均有所上升。

倡上下班列入保障范围

在修法建议的层面,扎铁团结工会主席黄惠民表示,2008年曾有五名工友在落马洲上下班期间因交通事故丧生,却因为《雇员补偿条例》中没有将上下班期间发生的意外列入工亡的范围,工友家属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因此,他呼吁扩大劳工保障的范围,把上、下班途中受伤雇员均纳入雇员的补偿范围。而在今天的活动现场,工业伤亡权益会亦举办了签名活动,号召在场的听众签名支持将”上下班途中受伤” 列入雇员保障范围。

另外,职工盟组织干事罗家兴则强调,现时香港的劳工法例从七八十年代延续下来,已经不能够完全地适应香港的劳动力市场的现实,修法极为有必要。 工业伤亡权益会还提出对于制定长远职业安全政策的必要性,包括由政府出资,成立雇员中央补偿基金,填补患有长期慢性职业病、工作流动性大的工友在诊断出职业病后,却无法确定雇主,无法获得工伤待遇的漏洞。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