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工人:通过罢工,我们对社会运动的了解有所加深,而且我们绝不会退出占领中环运动。 香港独立媒体网独家特别报道  卡罗尔·钟 一年之后,货柜码头又重归平静,工人们继续努力工作以维持生计。然而,社会运动的理念则深入人们的心中并且在占领中环运动之后也越来越受欢迎。我们的工作人员又再次深入货柜码头,对去年采访过的工人进行后续采访,观察其待遇是否有所提高,以及在罢工运动后他们对于社会运动的态度是否有所转变。 徐沛能是高宝公司承包公司的前任员工,有着十五年的从业经验。但是在罢工过程中,他所在的公司破产,他就 …

Jennifer Zhang


 码头工人:通过罢工,我们对社会运动的了解有所加深,而且我们绝不会退出占领中环运动。

香港独立媒体网独家特别报道  卡罗尔·钟

一年之后,货柜码头又重归平静,工人们继续努力工作以维持生计。然而,社会运动的理念则深入人们的心中并且在占领中环运动之后也越来越受欢迎。我们的工作人员又再次深入货柜码头,对去年采访过的工人进行后续采访,观察其待遇是否有所提高,以及在罢工运动后他们对于社会运动的态度是否有所转变。

徐沛能是高宝公司承包公司的前任员工,有着十五年的从业经验。但是在罢工过程中,他所在的公司破产,他就加入美世公司,该公司是长江集团的承包公司,是一名吊车司机。在去年的罢工中,他曾因为帮助学生欣欣而被独家采访。

加入工会保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

据徐沛能说,在罢工之后,他们的工作条件,职业安全和健康都有所改善,而且,劳工部加强监察,公司也派维修人员对设备进行了维修并且主动了解员工的需求也努力满足他们的要求比如把午餐时间延长为一个小时。

自从罢工开始以来,徐了解到工会的重要性并且加入工会。他说:“在参加工会之前,我只能自己抱怨,对问题无能为力。但是现在我可以向工会投诉,之后我的投诉会被提交到劳工部,这样劳工部也就可以通过工会了解到工人的诉求。”

对于社会运动更为关注并且首次参加七一游行

“应该重新审议台湾服务贸易协议并且就其中的条款进行逐条修改”“那些远离家乡外出谋生的工人需要给予更过关注。在我父亲的公司,有一个工人已经四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了。虽然有些工人会欺骗我们,但是我们还是对他们的处境予以关注。毕竟,我们采取何种行动将会直接影响他们的行动。去年爆发的码头罢工是徐第一次参加的社会运动。在罢工之后,他开始对社会问题的方方面面感兴趣并且积极参与各项政策的讨论。

我们应更加关注外包工人的利益。徐认为只有当政府重新掌握集体谈判权才能真正保护工人的权利。“海外的工会都有集体谈判权这样他们才可以有和雇主谈判的权利。但是,在香港,直到今天我所在的领域的外包员工都没有多少话语权,更别说和雇主谈判了

Occupy Central, Count Me In

占领中环 算我一个

徐还提到,过去,他家也会看新闻。但是在罢工之后,他会和老婆,女儿讨论时事,这也让家人之间更加紧密。他再次走上街头支持民主正义。“我从未想过我会参加七一游行。过去我是肯定不会参加的但是现在,不管占领中环运动什么时候开始,我都一定会参加的。

中文原文报道见香港独立媒体网。

                                                                                                 译者 格桑花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Jennifer Zhang

Jennifer Zhang is USi’s China coordinator based in Hong Kong.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