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转载自 工评社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ed2baf420102v47n 编按:1934年的美国,出现了几次有重要意义的产业罢工运动,都有激进左翼政党的介入和领导,其中美国中北部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简称明城)当年夏天持续八周的大罢工,是这一年工人运动的巅峰。具有坚定政治目标的工人阶级革命者领导了这次罢工并促使部分工人走向革命化,后来成为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重要基础。正是1930年代的罢工运动打破了以美国劳工联合会为首的改良派行业工会占主导地位的局面 …

Chen Wang

原文转载自 工评社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ed2baf420102v47n

编按:1934年的美国,出现了几次有重要意义的产业罢工运动,都有激进左翼政党的介入和领导,其中美国中北部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简称明城)当年夏天持续八周的大罢工,是这一年工人运动的巅峰。具有坚定政治目标的工人阶级革命者领导了这次罢工并促使部分工人走向革命化,后来成为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重要基础。正是1930年代的罢工运动打破了以美国劳工联合会为首的改良派行业工会占主导地位的局面,为以产业工会——美国产业工人联合会的崛起打下了基础。
今天中国既无真正的工会更无工人政党,回顾80年前异国的这场罢工有何可比之处?首先,从工业地位和发展程度来说,今天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也与当年美国处境类似,产业的密集性和工人的斗争性也有类似之处。而这场罢工值得今天中国工人参考的是:1934年美国斗争积极分子的起点也是从无组织的工人着手,通过酝酿和发动罢工,把工人组织起来;虽然当时美国有工会,但工会面对资方打压却同样是软弱无能、对集体斗争冷淡;即使所谓民主自由的美国,当时打压罢工甚至比今天中国更肆无忌惮:步枪、短管霰弹枪和军队机枪一起上阵,把罢工领导者抓进监狱,但工人以团结的示威和紧密的组织,最终赢得了胜利。
我们选取转载了左翼网刊《惊雷》一二期的两篇相关译介文章及一篇“罢工时间轴”,发布在此,希望读者从中有初步的了解。(附简介:《惊雷》是一份由若干马克思主义者撰稿、追求革命无产阶级立场的左翼网络季刊,一季度出一刊,有对国内外重大时事、工人运动、革命社会主义思想文化的评论和介绍,下载请到http://t.cn/Rh0vvZZ)。如读者对这场工运感兴趣,可进一步关注《惊雷》后续的连载。(工评社 2014年9月22日)

明尼阿波利斯的故事
卡尔·斯科格伦德著
马冉译禾水校
译按:这是一份罢工领导人事后的回忆文章。原文载于英国期刊《革命史》。值此罢工八十周年纪念之时,我们将它译出,作为了解罢工整个过程的材料以供参考。

今天,我想谈一谈著名的1934年明尼阿波利斯罢工。
那时,卡车运输行业中的司机和所有的雇佣工人都遭受着悲惨的境遇,1934年前的明尼阿波利斯一直如此。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痛苦愈演愈烈。
司机及助工要从凌晨2点或3点开始工作,持续工作到晚上6点才下班,这是当地商品市场的惯例。他们的收入很低,有时不得不干上7天,没有加班费。稍有怨言就被解雇。

20140926_efa1745c72e32843de3edEVVo7L6Icub

1934年前,货车运输业和其它大多数行业的工人并未没有组织成工会,被迫接受雇主所强加的一切条件。许多罢工都是在1922~1934年发起的,且全都遭遇惨败。明尼阿波利斯以“最坏工贼乐土”而闻名全国。

1920年代早期,老板实施开放工厂运动。他们成立了公民联盟,旨在于维持明尼阿波利斯的无工会状态。在1934年前,老板的这个计划一直是成功的。实际上,他们满怀信心地认为在这个城市无人能领导司机成立工会。

文·雷·邓恩(V.R.Dunne),迈尔斯·邓恩(MilesDunne),格兰特·邓恩(Grant Dunne),哈利·德布尔(Harry DeBoer),乔治·弗罗西(GeorgeFrosig,574分会副主席),以及我都在同一个煤场工作。我们在1933年年初开了几次会,讨论、筹划组织煤炭业工人的计划。如果这个尝试成功的话,我们就会继续进行另外的卡车运输业的组织工作。

我们所有人都认识到卡车运输业的力量非常强大,罢工破坏者也很难对付,因为工贼们必须在大庭广众下活动。我们在人数上有很大的优势且知道如何组织。我们选择煤炭业作为切入点。这个行业具有战略意义,因为明尼苏达冬天的气温在零度以下。
我们确信不经过浴血奋战,雇主是不会承认工会的。随后我们做了一切可能的准备,格外小心翼翼地合法行事——出现在中央劳动者联盟,司机工会的执委会,卡车司机联合委员会之前。这些机构对我们的罢工提议很漠然。

一些劳工机构发表这样的声明,“司机知道我们在这里,为什么他们不过来加入我们呢?”这种态度令人沮丧,但我们仍然继续我们的计划,我们相信,只要准备得当,就一定能胜利。

来自不同公司的工人组成委员会草拟了一份带有要求的合同。我们把这份合同提交给雇主时,如我们所料,他们拒绝同我们会面。之后我们召集了一次所有工人都参与的公开会议,公布我们努力奔走的结果。劳联的领导弄清了有关这次会议的情况,以及罢工的可能性——罢工的谣言遍布在整个行业——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全体工人,阻止我们采取任何行动。在这次会议上大约有500~600名煤炭工人撕毁了他们的工会会员证,将纸屑乱扔在工会总部。

唯一采取的行动是就是提议在周末下午2点召开一次特别会议,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周末的时候不会有工会代表出现,干扰我们。这被证明了是正确的战略。周五和周日之间,我们集中所有的力量号召所有的煤炭工人出席这次会议。会上挤满了人,周末早晨5点,罢工的提议通过了,并设立了一个罢工委员会。

胜利

在三天的罢工之后,我们获得了胜利。没有医生的处方,任何人也无法得到一磅煤。罢工的胜利在司机和工人中引起了轰动。
为了发动一场促成其它卡车运输业雇员加入工会的运动,我们在一个大剧院里组织了一起群众集会。这场集会的广告打得非常好,会众挤满了场地。组织准备差不多进行了两个月。著名的百人委员会由来自卷入罢工的各部门的代表组成。委员会全权处理一切问题。带有要求的合同提交给了雇主,但他们只给了一个答复——断然拒绝。

我们要求国际卡车司机工会给予罢工批准和罢工津贴,但得到的却是继续谈判的指令。我们意识到国际卡车司机工会并不认可罢工,为了普通工人的利益,我们仍然提交了另一份呼吁书,解释了雇主拒绝与工会委员会会面的态度。得到的答复依然是:继续谈判。

这个过程延误了至少一个月的行动。为了让工人为即将到来的罢工做准备,这段时间还是值得付出的。显而易见,大战不可避免。问题在于工会的认识。这次战斗的结局不可预测。

罢工已准备妥当。为纠察所准备的主干道和大街的整齐的图表已制作。纠察队长的条令已草拟出来。为纠察队服务的可用车辆的登记工作以及罢工总部的高音喇叭装置的安装都已经完成了,一切已根据计划准备妥当。

1934年5月的某一天早晨,罢工爆发了。工人几乎百分之百地响应。雇主最初对工人的反应感到诧异。之后,他们使出老一套招术——动员警力,派出配有武器的反动分子殴打逮捕纠察队员。刚开始,许多罢工者被捕,遭到残酷的殴打。十六名打算分发报纸的妇女被诱骗到一个小巷子里,被打得失去了知觉。

我们组织了演练,在帽子里装了硬纸板,彼此互打对方头部。如果第一次受伤了,那就填充更多的纸板直到打下去没有疼痛为止。

日报登载了耸人听闻的文章,提醒民众在某某一天内不要出现在市场范围内,因为那里暴力盛行,无辜的旁观者可能会受伤。
在妇女被打的两天后,用工贼打开市场的攻击已准备妥当。事发的那天早晨,所有的广播站用它们装在建筑顶上的播音设备准备播报对货车司机的清场,然而,他们却播报了警察狼狈逃窜之役。

警察狼狈逃窜的故事不止闻名全国,事实上是名扬海外。这意味着1500名协防队员,500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在罢工高出一筹的力量重压之下,四处逃命。一个协防队员,一名臭名昭著的支持“开放工厂”的老板死在了战场上。另外一个在几天后死去。其他人受伤入院。

州长弗洛伊德·B·奥尔森(Floyd BOlsen)那时介入了,要求休战48小时,在这期间,没有一辆卡车开动。双方都接受了停战建议。在这48个小时内,我们进行了持续的谈判;工会代表在一间屋子里,雇主在另一间屋子里,州长居中调停。
数小时的谈判后,双方提出了一份合同,承认工会,工资小幅度增加。那时悬而未决的重要问题是我们是否有权代表所有为雇主工作的卡车司机、助工、室内工人。最终问题被回避了,在州长的担保下,通过了一段措辞含糊的文字,表示工会有权插手合同上提到的各工种工人。在此基础上,两天后,罢工结束。

全城的全部工人阶级都为这场大捷而欢欣鼓舞。但在为承认商定了的合同而召集的第一次会议上,雇主拒绝承认我们工会作为室内工人的谈判代理人。罢工又开始了。

现在雇主动真格了。他们在城市日报上登载了满版的广告。报纸开展了一场恶劣的诽谤“赤色分子”的迫害运动,他们说“托派共产主义分子”的骨干图谋在明尼阿波利斯制造革命,而不是要建立工会。发行一份提出工会立场的报纸对这些污蔑予以反击是一件亟需进行的工作。

霰弹枪

罢工以团结一致的队伍发动攻击。一切运输工具停驶,整个城市再次呈现出周日的景象。这次雇主继续用装满了子弹的步枪和短管霰弹枪来武装警察。许多伪装的运输车辆在警察重重护送下进行,诸如运送药品到医院,或给老人送食物。它的目的在于诱使纠察队试图停止它们,然后以此为借口,向纠察队开枪。但运输车辆在毫无干涉的情况进入了这些机构。

罢工持续了数周,没有太多的行动。一个早晨,传来一则消息,说在食品批发区一起预谋好的运输已经计划好了,车要开走了。纠察队被派到现场,他们试图停止这场运输,这时警察开枪了,将纠察队员打伤52人,打死2人。这一天以“流血星期五”而著名。在亨利·内斯(HenryNess),这名在“流血星期五”被杀的纠察队员的葬礼上,大约有50000人肩并肩游行,占用整个城市的交通达数小时。

2位政府调解员试图用尽一切办法来解决分歧。他们最终给我们提出了建议,说可以承认代表“室内工人”的资格。工会接受了这个建议,但雇主拒绝。于是州长宣布了戒严令。

某天清晨,军队用机枪包围了罢工指挥部,接管了它。比尔·布朗,雷·邓恩,迈尔斯·邓恩被抓进了监狱。在这一天,人们试图召集二线的领导,继续进行罢工。牢外的罢工者拒绝会谈,直到指挥部被交还,领导被释放。

最后,历经八周的艰难困苦,达成了协议,承认了工会一直为之斗争的所有重要议题。简而言之,在1934年的罢工中,发生了一些值得铭记的事件。

注释
卡尔·斯科格伦德(CarlSkoglund,1884~1960),瑞典裔美国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生于瑞典达尔斯兰。1911年赴美。初期参加I.W.W。1919年参与创建美国共产党。1928年,因反对斯大林路线、支持托洛茨基而被开除出党,与坎农一道创立了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后来发展为社会主义工人党)。30年代,在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罢工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40年代,与坎农等人一起因反对战争而被捕入狱,遭到史密斯法案的审讯。直到逝世,都处于美国政府“驱逐出境”的威胁之下。

20140926_f661a041b02b245add07Onlsl9niAsXa

《卡车司机的造反》浅介则诚

20140926_145978d4dfa5c1f6eb078YdE7V5mRiph

作者按:谨以此文,献给明尼阿波利斯罢工八十周年。

一九三四年二月,明尼阿波利斯的天气和往年一样寒冷刺骨,气温降至零下。为了抵御寒冷,人们需要煤来取暖。可在二月七日这一天,人们却发现市场上无煤可卖。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原来是明尼阿波利斯第五七四分会连同煤矿的工人发动了罢工。罢工于三天后结束,一切似乎又回归常态。然而,这次罢工仅仅是个开始。随后,事态的一系列发展,使美国工人运动史上出现了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罢工这个著名的例子。

一九三四年的美国还发生了两次重大罢工:旧金山海运工人罢工,托莱多汽车工人罢工。这三次罢工都是在美国工业复苏、工人为打破原子化状态组织工会的背景下展开的,都有激进左翼政党的介入与领导。无论从罢工的组织程度还是从罢工的经验挖掘上来看,同期的明尼阿波利斯罢工则达到该年罢工的巅峰。

与另两座城市不同,明尼阿波利斯在一九三四年之前还以“全国最坏工贼乐土”臭名昭著。那里的工会软弱,工人遭受种种残酷剥削却得不到工会的任何保护。而资产阶级则组织成“公民联盟”,扼制罢工,实施“开放工厂”制度,打击工会力量。但在大罢工以后,明尼阿波利斯则作为该次罢工的城市而载入工运史册,这种称谓上的急剧转变的背后是工人阶级为拿下这块难啃的骨头而进行的斗争。这种斗争的精神与经验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丧失价值,在今天愈发值得当代有志于阶级解放的青年和工人们去探寻。本刊向大家推荐这本《卡车司机的造反》就希望能借助这些资料,将那次罢工的宝贵经验与教训带给大家。
关于明尼阿波利斯大罢工的书籍与文章也非常多,比如美国左派写过一系列概述性的纪念文章,其中不乏好文。所以向大家介绍该书总得有一些特别的理由:

●该书作者法雷尔·多布斯,是八十年前那次罢工的亲身参与者与核心领导者,对罢工的深入参与使得本书的叙事更加生动。同时,在该书写作过程中,得到当时其他几位罢工领导人的意见与指正,使本书的记录真实可靠;●作者出身于工人阶级家庭,是一位从工人阶级中成长起来的革命者,作者的转变经历,觉悟过程使得我们能够了解在资本主义制度中工人阶级的激进化;●作者在罢工中接触了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革命者,逐渐接受了革命社会主义的理念,并在其后的岁月里一直献身于革命事业,作者持有的社会主义立场以及其后参与工人运动的经历,使得本书的经验总结与分析更具深刻性;●本书与一般描述罢工的书籍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作者在着墨于工人阶级的自主行动与英勇斗争的同时,也描述了一群革命社会主义者如何带着计划和经验对罢工进行有意识介入与领导。这种领导与介入也是罢工获得胜利的重要保证之一;●本书非学术性研究图书,可读性强,适合一般读者阅读。作者也不是抱着研究目的写作。在该书的扉页记录着作者的献词,他将此书献给当时共同战斗的工人兄弟姐妹们,向他们分享那次斗争的记录与经验。这些经验通过我们的翻译也将传达给中国的同类人群。

今年正逢明尼阿波利斯罢工八十周年。为了纪念一九三四年的那场罢工,我们特将此书译出,以献给中国当代进步的青年与工人们,相信本书中的经验和教训对大家有很大的启发。

本书详细记叙了明尼阿波利斯罢工的详细过程和经验教训,但考虑到本书连载时间较长,为便于读者了解,从杂志的下一期开始,我们将开辟专栏,登载一些罢工领导人的概述和罢工时间轴,同时分期连载这本书,敬请读者关注。

作者简介

法雷尔·多布斯(FarrellDobbs, 一九〇七~一九八三),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者,工会活动家。

20140926_dfb8376b60608fffa173PDPUCcWGNJi5

一九三四年,在明尼阿波利斯煤场工作时加入卡车司机五七四分会,后加入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前身)。他是明尼阿波利斯大罢工基层领导之一,罢工获胜后被选为五七四分会(之后改组成五四四分会)的财务主管;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作为主要的领导者组织了十一个州的长途运输业工会运动,涉及卡车运输业中数以万计的工人。一九三九年,被国际卡车司机协会任命为总组织者,一九四〇年,辞去该职务,全职服务于社会主义工人党,担任社工党全国劳工书记;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不久,前往墨西哥拜访了这位伟大的革命家。

一九四一年,因反对美国参加二战,遭史密斯法案制裁,与五四四分会以及社工党的其他十七位同志一起遭到审判监禁。出狱后,一九四三~一九四八年,担任《战士报》编辑;一九四九~一九五三年,出任社工党全国主席;一九五三~一九七二年,接替退休的坎农,出任社工党总书记。曾四度担任社工党的总统候选人。

一九七二年,从社工党总书记职位上卸任,从事美国左翼运动历史与卡车司机运动相关资料的整理与撰写。著有四卷本的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的系列著作:《卡车司机的造反》(TeamsterRebellion)、《卡车司机的力量》(Teamster Power)、《卡车司机中的官僚》(TeamsterBureaucracy)、《卡车司机的政治活动》(TeamsterPolitics);以及两卷本《革命的延续:早期年代,一八四八~一九一七》与《革命的延续:美国共产主义运动的诞生:一九一八~一九二二》。

明尼阿波利斯罢工时间轴

振言编译

1933年>11月574分会在煤场发起了组织运动

1934年>1月5日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地区劳工局发起了574分会与煤场代表之间的会议
>2月2日574分会投票赞成在2月7日发动罢工,直至雇主承认工会
>2月7日罢工开始
>2月9日除雇主承认工会这项外,574分会放弃了其它一切要求
>2月10日罢工工人认为他们已获得雇主对工会的承认,复工
>2月14-15日煤场工会代表选举
>3月上旬公民联盟发起明尼阿波利斯雇主大会,要求警惕即将发生的工会运动
>4月30日574分会向11家运输公司提出要求。雇主组织了由166家公司组成的委员会,推举约瑟夫R.科克伦为发言人
>5月1日区劳工局发起雇主代表与574分会之间的会面
>5月14日574分会投票赞成在16日发动罢工
>5月16日罢工开始
>5月18日州长奥尔森企图调停争端,终止罢工
>5月19日警察与罢工工人在市场区发生冲突。罢工工人被驱散。25人委员会招收了协防队员
>5月21日警察与罢工工人发生冲突,无果而散。37人受伤
>5月22日罢工者与警察、特殊协防队员之间爆发“警察狼狈逃窜之役”。警察与协防队员被赶出市场区。2名协防队员被杀
>5月23日州长奥尔森促成了48小时的停战,试图调停争端
>5月25日574分会与166个雇主达成协议
>5月31日协议签订
>6月14日574分会通告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地区劳工局:雇主不遵守五·三一协议
>6月16日雇主否认指控
>7月6日574分会在操演场通过群众会议支持罢工,工人们确定了7月11日为罢工开始的最后期限
>应明尼苏达州参议院亨利克·希普斯特德之邀,联邦调停员E·H·邓尼根抵达明尼阿波利斯
>7月7日区劳工局发布了“五·三一协议”中涉及“雇员”的解释
>7月11日工人们投票赞成在7月16日周一午夜时分进行罢工
>7月15日部分反对罢工的工人在卫斯理教堂集会
>7月16日工人确定罢工,在夜间集会上支持工会领导层
>7月17日罢工开始
>雷夫·弗朗西斯·J·哈斯代表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抵达明尼阿波利斯
>7月19日警察护送运有“医院物资”的货车,平安无事
>奥尔森州长和哈斯神父认为他们已促成了工人与警察局长约翰尼斯的48小时停战协议
>7月20日“流血星期五”。警察向罢工工人开枪,造成67人受伤,2人遇害
>7月21日局长约翰尼斯宣布停止卡车运输的临时禁令
>7月25日哈斯和邓尼根发布了他们的解决方案,被称之为“哈斯-邓尼根计划”
>7月26日州长奥尔森公布戒严令,制订运输货车的许可证制度
>8月1日国民警卫队袭击了罢工指挥部
>8月3日国民警卫队袭击了公民联盟总部
>8月5日奥尔森州长命令沃尔什将军撤回一切许可,在同意签订“哈斯-邓尼根计划”的基础上制订了新的许可证制度
>8月6日奥尔森成功保卫了他的戒严令声明,抵制了雇主提出的禁令
>8月13日罗斯福总统访问明尼苏达州罗契斯特市,工会代表通过路易斯·豪提交了它对这场罢工的陈述
>8月17日来自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的P·A·多纳休抵达明尼阿波利斯,引导代表选举
>8月21日在当夜的群众集会上,工会批准了修改后的提案
>8月22日罢工结束

20140926_a829529972df6fd823ffeIF2LucMudOD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Che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