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USi Facebook post with 17 likes. A few months ago, this would have been several hundred 工会的组织者和成员总是对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有着复杂的情感。 一方面,通过它可以更好的宣传我们的理念。但它缺乏隐私性,有时候我们的组织者觉得会引起利益冲突的时候也会删去某些内容。但更多的时候,我们要防止我们的成员在facebook上引起超出意料之中的难以控制的分享。 另一方面,在传播信息时,它是一个非常快速有效的 …

Walton Pantland
A USi Facebook post with 17 likes. A few months ago, this would have been several hundred

A USi Facebook post with 17 likes. A few months ago, this would have been several hundred

工会的组织者和成员总是对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有着复杂的情感。

一方面,通过它可以更好的宣传我们的理念。但它缺乏隐私性,有时候我们的组织者觉得会引起利益冲突的时候也会删去某些内容。但更多的时候,我们要防止我们的成员在facebook上引起超出意料之中的难以控制的分享。

另一方面,在传播信息时,它是一个非常快速有效的工具。正如数据显示,facebook是将读者带入我们网站的最大渠道,远远超出了Twitter。

USi website statistics showing the importance of Facebook as a referrer

USi website statistics showing the importance of Facebook as a referrer

我们在Facebook上分享的每一个故事都得到了很有效的传播分享。

但是现在,Facebook正在倾向于商业化,更多的为广告服务。用户们开始发现,他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付费广告内容,或是Facebook推广的内容越来越多,而自己订阅的内容越来越少。

我们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我们Facebook主页的变化。在笔者写这篇文章时,我们有5000个粉丝,几个月前,我们一篇文章的分享数平均在250-500人左右。这仅仅是我们5%到10%的粉丝比例。但这却是一个可观的观众数。

这些粉丝量已经足够多到可以引起一篇文章的病毒传播。如果200人看见一篇文章,与只有20个人看到这篇文章来说,将会使这篇文章有更多的机会被赞或被分享。我们可以看见很多文章就这样被传播开来。

但是最近Facebook发生了变化,开始优先化付费广告内容和知名的新闻主页。

这个功能将影响用户选择其他新闻渠道,而正如互联网巨头Facebook、Google正在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

USi也注意到了USi的变化。我们在Facebook上贴出的一篇文章与以前相比,只有30名读者看到,这还不足我们所有粉丝量的1%。这样的功能变化将严重影响我们在Facebook上的影响力,以及使用Facebook的组织行动的有效性。

正如Alex White所说,如果我们希望在Facebook上接触我们的目标群众,我们就需要创新。

我们的微博 @USI国际团结工会 同样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如果你们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让更多的人知道!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