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周大福、金永宝等知名珠宝商生产首饰的广东佛 山工艺总厂同心首饰分厂大幅降低工人工资、欲逼走工人逃避搬厂补偿(资方称工人可以去新厂,但逃避补偿问题),引发工人集体抗争已月余。据了解,佛山工艺 总厂有员工2500多人,但位于佛山禅城区祖庙街道的这家首饰分厂只有59名工人,更棘手的是,4月以来厂方就开始偷偷搬走大批生产设备,工人的筹码已不 多。6月16日起工人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诉,6月20日起工人罢工,至今近一个月内,有关部门及官方工会至少三次与厂方协商、谈判,但至今没解决。对于资方明显的违法事实,政府部 …

Chen Wang

005FjrcBgw1eij1e00smqj30jy0qoaf7

为周大福、金永宝等知名珠宝商生产首饰的广东佛 山工艺总厂同心首饰分厂大幅降低工人工资、欲逼走工人逃避搬厂补偿(资方称工人可以去新厂,但逃避补偿问题),引发工人集体抗争已月余。据了解,佛山工艺 总厂有员工2500多人,但位于佛山禅城区祖庙街道的这家首饰分厂只有59名工人,更棘手的是,4月以来厂方就开始偷偷搬走大批生产设备,工人的筹码已不 多。6月16日起工人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诉,6月20日起工人罢工,至今近一个月内,有关部门及官方工会至少三次与厂方协商、谈判,但至今没解决。对于资方明显的违法事实,政府部门不去查办,面对资方无谈判诚意还偷搬模具,政府部门及官方工会却仍在撮合集体谈判。维权陷入僵局,今天已是第36天。(事件合辑http://t.cn/RPLqHQV

 
资方曾辩解搬机器不等于搬厂,产量下降是因为市 场低迷、订单减少,但工人披露:同心首饰厂是周大福、金永宝、金协贵金属香港、旗仁亚洲、万信金业等公司的客户,订单一直很平稳,出口贸易额每天100多 公斤增加到现在每天200多公斤,每月黄金出口贸易达4吨多。由于厂方偷偷搬迁致开工不足,这些生产名贵珠宝首饰的工人月收入竟从七、八千骤降到仅2千元 左右,而他们的工龄都长达十余年之久。工人们做了十几年但从未有过带薪假,连年终奖总公司给800元,工人到手还不够300元。一些女工反映,她们生孩子 期间每月工资扣除社保实收才1073元。工人的9项诉求中,第二项就是要求4000元每月的保底工资,并且还要求搬迁补偿、带薪假期、高温津贴、取消不合 理罚款及补缴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工人9诉求中还特别要求厂方不得以任何形式打击报复工人代表,但近一个多月的维权中,维权工人却多次被派出所传唤、带走审 问、做笔录http://weibo.com/5191126737/BdGWJxe7c
 
维权的一大特点是,工人得到了劳工NGO、政 客、官方媒体的多方关注。6月26、27日,先后有“全国人大代表、来泊湾顾问铁飞燕”、“中山来泊湾顾问、全国党代表叶幼青”关注声援工人,而“中山来 泊湾”是由浙江前工会副主席陈世权先生发起的一个亲官方的劳工NGO。工人们还得到了广州番禺打工族文书部的支持(6月29日)。7月4日广东省总工会机 关报《南方工报》也报道了这件事,但厂长拒绝接受记者采访http://t.cn/RPLqHQX
 
但是这些外界关注,都不能帮助工人阻止资本家偷偷搬厂的进度。就在南方工报介入采访同一天(7月2日),工人发现资方开始陆续搬走生产需要的模具,搬到大沥的新厂,想搬空工厂要挟工人妥协;而祖庙派出所的民警还到厂里约谈、警告工人代表,不允许工人公开表达诉求。
 
6月20日开始罢工至今的四周多里,前两周几乎 没有进展,直到第三周周一(7月7日),人社局、市总工会才到工厂,分别先后与厂方、工人开了会,厂方又把答复时间拖到周五(7月11日),还说“如果回 复不满意将督促劳资双方开展集体谈判,签订集体协议”。这次7月7日所谓的协商之后,工人复工。7月11日再次谈判时,市总工会主持下,厂方却失约没有给 出任何有效方案,对工人9项诉求无一答应。工人很愤怒,扬言升级行动,可是7月11日(周五)之后一个周末回来,工人又发现车间的部分模具被拿走了,而工 人却表示无权力阻拦,无可奈何。在第四周的几天之内,工人下班后一再发生厂方偷拿走胶模的情况。7月17日厂方仅就年薪假补偿提出了从08到13年的补偿 方案,工资基数按佛山最低工资1310元计算,工龄按购买社保年限计算,工人认为这是变相减少了工人的工龄,不能接受。目前已是罢工事件发生以来第五周, 工人没能阻止厂方搬运物资,仍寄望集体谈判,而资方却继续无视工人诉求,维权陷入僵局。
 
在网上可以搜索到五年前一则有关佛山工艺总厂的 报道,提及该厂曾经是1965年创立的大型国企、全国数一数二的黄金首饰生产老字号,2005年私有化,私人资本家花了1000多万元支付全厂1000多 员工的工龄补偿。那位资本家还得意地向媒体表示:“佛山工艺总厂有些老工人、技师所掌握的工艺,在深圳都没几个能做到,这些技术和人才都是同心壮大的最大 财富。”http://t.cn/RPLqHQt 九年之后,同一个资本却极力逃避对老工人的补偿,试图用降薪的方式逼走老工人,资本的虚伪丑恶昭然若揭。
 
7月19日,50多名工人在车间和厂区试着组织游行示威,工人喊着口号“集体谈判!还我尊严!黑心老板!补交社保!补交房积!”http://t.cn/RPA5pku 那边厢,市总工会称:集体谈判这个方案没有进展,但他们会一直努力地去做厂方的工作http://weibo.com/5191126737/Be7Vx7Bfi。50多名工人的维权何去何从?如果工人无法施加更大的压力,“集体谈判”也只能是一个口号。
 
 
(转载自工评社,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2baf420102uxzv.html)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Che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