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lex Wood – 翻译:陈海冰 This article draws on the plenary ‘The Long March of Chinese Labour’ at the GLI International Summer School. 本文章借鉴了全球劳工研究所夏季研讨会(GLI International Summer School) “中国劳工运动的长征”。 也许西方媒体报道不多,但自2010年起,中国的劳工关系变革已在加速。几十年来,中国劳工受到了国家和中华全国 …

Walton Pantland

liansheng china strike

– 作者: Alex Wood
– 翻译:陈海冰
This article draws on the plenary ‘The Long March of Chinese Labour’ at the GLI International Summer School.

本文章借鉴了全球劳工研究所夏季研讨会(GLI International Summer School) “中国劳工运动的长征”。

也许西方媒体报道不多,但自2010年起,中国的劳工关系变革已在加速。几十年来,中国劳工受到了国家和中华全国总工会—唯一合法“工会”—的压迫,如今变革之风已经吹起。工人们无需依赖中华全国总工会,开始自行组织运动,例如,采取集体行动并取得成功、与雇主展开正式的劳资谈判,甚至在推动中华全国总工会成为真正的独立的工会上也取得一定进展。

中国开始形成工人自行组织的氛围。 2011年6月到2014年1月间,工人罢工游行共计至少1171次,全国掀起一波罢工游行浪潮。罢工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但交通行业和服务业罢工事件也不少。

在“中国劳工运动的长征”全体大会中,中国劳工通讯的张凌吉(音译)引用了主要的几起劳工事件来说明中国劳工关系的变革。第一起案例发生在2010年6月,几千名本田汽车零件制造公司工人因不满工资待遇过低而罢工,雇主价值几十亿,支付的微薄薪酬却仅够工人们勉强支撑生活。罢工开始两周后,中华全国总工会—独立工人组织向来面对障碍,派遣反罢工人员攻击罢工工人。然而,即便遭到了打击,工人们仍坚持罢工。这是一个重要的先例,因为尽管罢工导致本田损失约30亿人民币,中国政府并没有强烈压制罢工。相反,共产党对于此次事件出奇地沉默,使得当地机关、中华全国总工会和雇主不得不共同解决工人纠纷。最终,工人们获得了35%的薪资涨幅。

继本田罢工事件取得成功后,深圳西铁城手表代工厂在2011年10月份也进行了一次千人罢工。引发罢工的其中一个令人不平的原因是,2005年起,厂方采取40分钟工休时间不计入工时的做法。通过一家法律事务所的帮助,工人们迫使管理层进行正式的集体谈判。最后,工人获得了70%的加班费补偿。然而,更重要的是,这是第一起真正意义上的正式集体劳资谈判。张凌吉说,这次维权还引发了对此类争议中工会作用等重大问题的思考。

官方工会组织的角色问题再次引发疑问,而这一次,广州日立金属厂为这个问题提供了部分解答。工人主管朱小梅,尝试成立一个正式工会,并竞选负责人。虽然朱在选举前就遭到解雇,但部分工会委员会代表已经选出,希望这是其成为国家认可的工会组织的第一步。实际上,沃尔玛常德店准备关闭时,管理者们就惊讶地看到工会的抗议,虽其是否构成“真正”的工会尚有争议。但正是工会的主席带领工人们积极进行维权,为解雇工人争取公平的补偿。

虽然在推动建立独立的工会组织上,工人们的政治空间有限,但张凌吉称,工人们在改变中华全国总工会,使其成为一个真正的工会组织上,代表着实实在在的进步。如今问题就是:什么东西可以促使国家在工会组织问题上进行改变呢?正如自2009年以来,社会运动对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其中,社交媒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中国禁用脸谱,但中国本土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为工人们的交流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使得集体行动协调程度更高和传播更广。社交媒体的巨大覆盖面使得国家很难在不严重干扰经济的情况下,通过镇压方式处理劳工冲突。也许有人会说,共产党容许集体谈判是因为这对其自身有利,因为集体谈判可以争取更高的薪酬,从而提高国内消费水平。中国政府正试图降低对疲乏的出口市场的依赖,因此这种解释确实说得通。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