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工评社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ed2baf420102v3zt 原文责编:曜枢 企业搬迁到其他城市属于变更劳动合同,按劳动法,劳动者有权因此解除劳动合同,并获得赔偿。越来越多的工厂搬迁里出现了工人要求赔偿的斗争,然而在经过要求仓库搬迁赔偿的八天罢工之后,200名上海京东商城物流工人却在9月12日遭到了当地政府严酷的镇压http://t.cn/Rhpn2LQ。据工人说,身为上海市政协委员的京东CEO刘强东如此回应过罢工:“宁肯货烂在仓库里,也不赔偿一分钱”, …

Chen Wang

20130420202041148474

转载自工评社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ed2baf420102v3zt
原文责编:曜枢

企业搬迁到其他城市属于变更劳动合同,按劳动法,劳动者有权因此解除劳动合同,并获得赔偿。越来越多的工厂搬迁里出现了工人要求赔偿的斗争,然而在经过要求仓库搬迁赔偿的八天罢工之后,200名上海京东商城物流工人却在9月12日遭到了当地政府严酷的镇压http://t.cn/Rhpn2LQ。据工人说,身为上海市政协委员的京东CEO刘强东如此回应过罢工:“宁肯货烂在仓库里,也不赔偿一分钱”,京东则斥之为造谣。就在9月12日,上海当局出动了特警、武警、协警及治安人员共400多人封锁了青浦仓,强行搬迁,还抓了10名工人,几天后资方还声称员工都已获妥善安置和补贴http://t.cn/Rhpd40r。不过,就在9月18日最后四名工人释放时,受到了几十名工友到看守所热烈迎接,工人还决心改行仲裁路线,继续集体维权。

京东的资本大业最近数年呈爆炸性增长态势,今年5月22日在美国纳指上市,当天市值就有286亿美元,持有1/5股权的京东CEO刘强东身价59亿美元。京东财大,所以气粗,还受到政府的厚爱(用政协委员的位子来拉拢他),然而位于上海青浦区练塘工业园内的京东商城第一物流中心,在搬迁和对待员工的做法中,却多处涉嫌违法:

其一,工人指京东从8月中旬就开始偷偷搬迁,至于要搬到哪、怎么搬法、员工如何安排,却没有任何公告说明,直到9月5日发现办公室领导全部失踪时爆发罢工,之后第五天资方才贴出了公告。

所以,青浦仓所有工人都感到被欺瞒而愤怒,在罢工后打出横幅并高喊口号“京东欺骗员工,要求赔偿,还我们合法权益”。

其二,京东在罢工期间贴出了两种不同的公告回应工人,9月9日的《关于华东区青浦仓3C仓规划调整公告》绝口不提经济补偿,9月11日的《补充通知》退了一步谈经济补偿,但却是说三个月维修期之后如果公司未兑现员工返岗承诺,员工才可解除合同获经济补偿。

这涉嫌违反劳动合同法第40条第3款和第46条: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订合同时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并不以时间为限,也就是说不管搬迁只是暂时三四个月还是三四十天,劳资协商不成的都应该支付经济补偿。更何况从程序上说,根本没有什么协商,倒是京东偷偷搬迁,明显要逃避责任。

其三,京东对不愿随迁的员工,强行要求签无补偿的自动离职,这也是涉嫌违法的行为。

所幸的是,大多数人都没有签辞工单。但由于这是一个实质上违反劳动法的协议,所以即使签了,也不能算数,只是维权起来会多一层障碍,因为首先要由司法部门确定这是违法的行为。这就需要工人继续抗争,争取到用法律打破京东违法的协议,争取自己应得的合法权益。

其四,9月11日《补充通知》限令员工9月12日中午前返岗,并通告逾期未做选择的员工将由公司统一安排到新仓工作,然而新仓的地点却又另行公告。在先前的搬迁通告上,地点有嘉定区的几个地点、江苏昆山陆家镇、“上海和江苏”、“上海”等不同的说法,这些混乱不一致的规定以及不加以说明的新仓地点,都是在企图逃避法律的追究。资方在程序上就是涉嫌违法的。

目前员工都没有去上班,仍然想要维权。9月11日的补充通知还称三天旷工就代表员工自动离职,但直到前几天仍有员工接到公司人资电话,要求写辞职书。京东的这种作为其实是自相矛盾的,它还不敢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这恰恰表明京东自知强行要求辞职是一种威胁,是无法无理的。

另外,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京东上市之前,3、4月份易迅并入京东时,由于不满补偿方案,易迅华南地区广州和深圳的员工也曾出现过罢工事件http://t.cn/8sVm2oQ。而当自己旗下的工人要求合法权益时,京东干脆公开勾结当地政府抡起了铁拳。
京东如此专横地践踏基层员工的权利,却“忘记”了:京东的财富更主要来自5万多员工的辛勤努力,尤其是近3万配送和仓储工人的努力——因为“人们谈及京东的核心竞争力,都会说是物流”http://t.cn/RhpnTtO。而京东要追求低价、高效的电商服务,都离不开物流系统的精心组织和加班加点的工人劳动。为了尽力做好京东的工作,工人早已扎根当地,拖家带口,孩子也在附近上学,资本可以为了追逐最大利润任意流动到最有利的地方(土地优惠、免税、劳动力更新),然而工人岂能随意流动、用完就扔掉?

其实京东没有忘记自己的财富是来自基层,但他们在这方面的对外宣传上做足了功夫:宣称高管也下基层体验做配送员,刘强东还要求高管下基层时,“有可能请大家吃饭,让配送员感受到公司对基层员工的关怀”(京东商城市场部高级副总裁徐雷)http://t.cn/RhpEpp0。刘强东还在2013年内部员工大会上宣称,未来十年对自己的考核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京东人的关注,致力于员工家庭“生活质量”的改善和员工“工作满意度”的提升http://t.cn/Rhx8Abr。然而又有谁知道,京东较为低价优质的电商服务,其实是建立在每天早出晚归十几个小时、月薪仅四五千元、长年不受关注的“廉价劳动力”上的?又有谁知道,当这些基层苦力提出合法合理的补偿要求时,却遭到管理层的漠视和指责,京东公开回应“宁肯货烂也不赔钱是恶毒造谣”的同时,仍然把200多名员工的正当诉求说成是“极少部分员工被别有用心的人引导后,提出了无理的赔偿要求”,京东对自己种种“关爱员工”做法又大肆自吹了一遍http://t.cn/Rhp12Nx。

讽刺的是,京东精心自建物流系统追求盈利最大化,也迫使工人形成了训练有素的组织性和行动力,共同的苦与乐及长期共事更使工人齐心协力。当他们遭遇京东欺骗出卖时,就显示了较有组织性的抗争。虽然遭遇了严厉打压,但积极工人仍决心继续维权,在9月18日更有几十名工友到看守所迎接获释的同伴,显示出团结和维权决心。

现在京东上海物流工人正准备提起仲裁申诉。根据劳动合同法http://t.cn/h99QCz第40、46、47条,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时,用人单位应向劳动者支付N+1的经济补偿(即工作N年,就补偿N个月工资加一个月代通知金)。这一要求完全合理合法,京东不是出不起这个钱,而是担心这个案例开了先例、导致以后所有搬迁都无法实现降低成本的预期目的(搬迁本来就是为了甩掉工龄长的工人、降低所谓的成本)。然而抛弃、牺牲工人利益的所谓降低成本,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更不合情,工人在法理上有绝对优势。工人还需注意的是,如果仲裁不受理,必须要求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此可以向法院起诉。

走法律程序的维权,相比集体行动是无奈之下退而求其次,与政府勾结的资本必定还会在其中层层设卡,工人也要把维权进展公之于众,让世人看看光鲜体面、冠冕堂皇的电商巨头,却是如何刻薄打压基层员工的,也防备资方施压媒体让事件和谐化。只有真正刺痛了资本家,工人才可能迫使他有所让步。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Che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