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dish women YPJ 抵抗者们在与缴获的ISIS坦克合影 – 图片来自Stephen Smellie 伊斯兰国(ISIS)与来自YPD和YPG的库尔德反抗者们为争夺城市的战斗持续不断,当你站在山上从土耳其边境处俯瞰Kobane地区,你就可以听见爆炸声和炮火声。有50万民众曾生活在Kobane,城市规模甚至超过格拉斯哥。而如今只有不到1万人留下守卫城市。 民众们表示美国战斗机通常会在早晨飞来并投掷些炸弹,而后争斗持续进行。他们认为这更像是在演一出戏而并不是对伊斯兰国真正意义上的抑制。如果 …

Walton Pantland
Kurdish women YPJ fighters pose with a captured ISIS tank

Kurdish women YPJ 抵抗者们在与缴获的ISIS坦克合影

– 图片来自Stephen Smellie

伊斯兰国(ISIS)与来自YPD和YPG的库尔德反抗者们为争夺城市的战斗持续不断,当你站在山上从土耳其边境处俯瞰Kobane地区,你就可以听见爆炸声和炮火声。有50万民众曾生活在Kobane,城市规模甚至超过格拉斯哥。而如今只有不到1万人留下守卫城市。

民众们表示美国战斗机通常会在早晨飞来并投掷些炸弹,而后争斗持续进行。他们认为这更像是在演一出戏而并不是对伊斯兰国真正意义上的抑制。如果美国真的想要对抗伊斯兰国,他们可以更多地向驻扎在城市周围山上的伊斯兰国武装势力发动攻击。居住在土耳其边境的库尔德人民,其中包括20万难民,相信他们正在走向胜利,不久后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土地。

我们的代表团采访了Kobane立法委员会的行政长官之一的Fayza Abdi。她在两周前才离开Kobane。她穿过边境来到Suruc小镇,为了支援那些10个月前当他们创建这个自治州时选举她的人民。她的两个女儿任然留守在Kobane协助其他抵抗者们。

她说:“我每分每秒都在等待着回归。”

提及到还居住在难民营帐篷里的17万名Kobane人民,她表示:“我们愿意居住在帐篷里,但是要住在Kobane的帐篷里。”

在山上还驻扎着大量的土耳其坦克,这些坦克俯瞰着地面上抗击伊斯兰国和由人民建立的民主社会的标志。但除了能表现出土耳其既不能帮助他们保卫城市也不能保护难民们,这些坦克什么也没做。

然而对于Kobane的人们,特别是妇女来说,她们必须寻求积极的行动。她们不仅仅是Kobane的未来,更是所处的整个地区的未来。

翻译:朱书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