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转载自 工评社 原文责编:曜枢 洛阳火车司机李伟杰案二审判决前夕江西赣州300多乘务员大罢工各地团结维权浮现 【工评社2014年9月2日聚焦】正当南方工人斗争如火如荼兴起时,一个主流劳工界很少了解的劳动领域——铁路火车司机们正在发出越来越大的维权呐喊。8月27日江西南昌铁路局向塘机务段赣州运用车间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罢工,第二天有300多人参与进来,诉求集中于工时和工资问题,经过60小时的罢工,初获加薪成效;而在有关网络转发中,一个已奔走了一年多的火车司机维权群体浮现在公众视野,其核心焦点是洛 …

Chen Wang

原文转载自 工评社
原文责编:曜枢

洛阳火车司机李伟杰案二审判决前夕江西赣州300多乘务员大罢工各地团结维权浮现 【工评社2014年9月2日聚焦】正当南方工人斗争如火如荼兴起时,一个主流劳工界很少了解的劳动领域——铁路火车司机们正在发出越来越大的维权呐喊。8月27日江西南昌铁路局向塘机务段赣州运用车间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罢工,第二天有300多人参与进来,诉求集中于工时和工资问题,经过60小时的罢工,初获加薪成效;而在有关网络转发中,一个已奔走了一年多的火车司机维权群体浮现在公众视野,其核心焦点是洛阳火车司机李伟杰(新浪微博http://weibo.com/D61688868,腾讯微博http://t.qq.com/D61688868)与郑州铁路局的诉讼案,围绕这一案件原来早已引发各地众多火车司机关注,甚至早已惊动铁路高层领导的高度注意(相关文件已被维权司机披露上网,见http://t.cn/RhL9SOf)。

近几年来,资本集团之间博弈的市场化改革也在铁路部门进行中,但作为铁路工人的诸多典型问题:超劳、对工时的超级剥削、罚款考核苛扣工资等问题依旧十分严重,铁路工人的集体行动也从无到有发展起来http://t.cn/RhL9SOI,热心分子正在启发着铁路工人的维权运动。 据参与了集体行动的火车司机披露,8月27-29日江西南昌局向塘机务段赣州运用车间300多名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罢工,先有几十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守在机车调度室,其余在外驻班点的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全部回家,28日罢工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人数达300多人。据悉,机车乘务员(火车司机)提出了关于保本趟数、计薪标准、加班工资、工时等16点诉求(见http://t.cn/RhL9SOV)。经过三天罢工,赣州司机加薪300元、补发积欠加班费,车间主任和书记被免职,(另一说加薪700元,保底趟数从5.7趟降到5.5趟,意思相当于说做到保底工资的工作量略为减少了,工作负担略有减轻)。这样的结果离司机诉求还有相当距离,只能说是初步小胜,但司机无奈表示压力太大:单位领导甚至联合派出所找到维权领头人家里,逼得有的职工的老父母从千里外赶到赣州下跪求其回去上班。 更荒唐的是,据@火车司机李伟杰 披露,8月28日下午当地火车司机还收到这样的群发短信:“各位:目前在腾讯微博,新浪微博已经出现关于赣州运用车间乘务员诉求的图片和帖子,请通知职工,不要转发、评论。目前网监已介入监控,各位要认真履责向职工做好宣传,一但有事追究转发者责任,同时会追究管理责任,请各位引起重视。”而在官方主办的铁道论坛上,一篇题为“南局向塘机务段赣州运用车间火车司机维权ing”的帖子,已被设置浏览权限,一般网友已看不到。 从已知信息看,赣州火车司机罢工自发性很强,资本家击破几个积极分子,罢工即告终。但是赣州火车司机的行动诉求,却反映了全国铁路机车乘务人员十分普遍的问题:克扣加班工资、工时、超劳、超额剥削,因此它引起各地许多乘务员的关注。关注火车司机李伟杰案件已有1200多人的火车司机QQ群就积极转发这次罢工。李伟杰还在群内评论了这件事,谈及越来越多不为主流媒体所报道的暗流涌动的铁路工人集体维权潮流: “向机赣运车间维权坚守期间,据悉开客停货,主管机务副局长亲赴现场处理,机务处则调配局各段各车间指导司机前往该车间支援。其实南局各段各车间发生的较大规模的维权已不奇怪,很多车间都曾自发地集结维权过数次,其中向塘和福州邵武车间就取得了较大的成功,而赣运车间就是在与向运车间在同段却不同待遇的前提背景下发生的合理合法的维权事件!”。

李伟杰,何许人物?郑州局洛阳机务段洛襄车间电力司机李伟杰,早在1995年入职,2001年已签有无固定期合同,工龄已有25年,2012年4月28日在单位里摔伤,经自己申报后于当年9月28日被认定为工伤,2013年1月老李提起劳动仲裁,仲裁期间遭到洛阳机务段强行免职调岗、大幅降薪、警告处分等多种打击报复,当年6月22日裁决仅支持被强行调岗无效外驳回其他仲裁诉求,理由是加班费不属于“劳动报酬”;2013年7月李伟杰将郑州铁路局诉至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后被暗箱操作移交到洛阳瀍河区人民法院并迟至2014年5月14日做出一审判决,除确认被告单方面调岗无效外,其他诉求同样都被驳回。在一审期间,该法院的领导给李伟杰说:“你想你的案是牵扯万儿八千人吗?”老李说:“起码是12万的火车司机,甚至是全路的铁路工人。”今年5月26日老李上诉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1日二审开庭审理,北京著名维权律师振邦律所的江华律师和南方劳工界著名维权律师、广东君一律所管铁流律师提供了二审辩护支持。李伟杰案极具典型意义,因为其主要诉求除了有关于工伤鉴定的争议,还集中在加班工时和加班工资的克扣拖欠问题上:原告方主张学习培训考试、待乘、乘单位车辆出退勤的时间应计入工时,超法定工时应支付加班工资,以及加班工资的基数问题。此外,由于对工伤鉴定有争议,今年5月5日老李还另对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劳鉴委)提起了行政诉讼。 由于李伟杰维权案极具代表性,2013年6月16日创建了火车司机维权QQ群,并精心设计了群徽,得到了越来越多同行工友的关注支持(包括有人提供证人证言、乃至到场声援,但在路局维稳机关如临大敌的压制下,这些人要到庭作证没能实现)。这个名为“火车司机中国之家”的QQ群(群号215452330)一度吸引了广州、沈阳、上海、郑州等多个路局数百名火车司机加入,最多达700多人;由于群内开始讨论罢工,去年8月22日遭封杀,李伟杰与当天又重新成立新的“27NO:1火车司机中国”QQ群(意在继承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精神!因最近五毛异常猖獗,加群请联系老李)继续不屈不挠团结工友。今年3月26日还郑重其事的提议把火车司机维权群初创的日子6月16日定为“大车维权纪念日”。 就在各地火车司机关注李伟杰案二审等待判决时,发生了南局赣州司机的自发集体维权行动,李伟杰所在的火车司机群迅速做出积极回应,在群内积极转发了这一事件。8月28日下午16:40,潜伏在该群的某管理员QQ突然在几分钟内“踢”出近三百人,群主得到通知提醒后迅速制止了这一破坏行为(群主认为可能是网特盗用Q号故意为之,也有人认为是踢人者是Q群卧底http://t.cn/RhLCIZt)。而后甚至有赣州司机表示受单位领导压力被迫退群。这些Q群动向正显示出国内的火车司机在自发集体行动的鼓舞下活跃了起来,再度引发了资本家的高度紧张并蓄意破坏。

一年多来在火车司机李伟杰维权声援的活动中,把诸多典型问题摆上台面、与郑州铁路局对簿公堂的李伟杰,已俨然是中国铁路乘务员、火车司机维权的典型代表案例,汇集了大量同行工友的关注和心声,老李的QQ群也成了中国火车司机人数最多也最为活跃的QQ群。但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处于风口浪尖的李伟杰处境已很艰难。首先,2012年的工伤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脊椎、下肢、排便功能等受到严重损害,而省劳鉴委首次认定为六级伤残,再次认定时却降为七级伤残;郑州铁路局涉嫌违法操办两次鉴定,2013年4月至今还一直违法按最低工资标准向老李支付病假工资。而在经济来源方面,由于2013年劳动仲裁期间单位打击报复,原月应付工资7千多的火车司机李伟杰被免职,却被派到离家百公里外的地方做园艺工,工资一减再减,现支付的病假工资已不足千元,老李仅以此维系家用,其妻还无工作,两个孩子正在读书,边维权边艰难度日。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铁路部门还如临大敌般组织人力、花费大量心思精力制造舆论,百般丑化、妖魔化李伟杰,甚至有网友披露出两份内部文件,一份是2013年8月3日郑州铁路局党委宣传部致北京铁路局党委宣传部的公函,居然是《关于做好洛阳机务段李伟杰劳动仲裁舆情调控的函》,其中甚至提到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部长韩江平都批示调控李案舆情,并盯控到具体的群管,另一份是2013年8月11日“企业管理与法律事务处”致郑州铁路局领导的《洛阳机务段机车乘务员李伟杰劳动争议诉讼应对方案》,更是如临大敌,长篇大论。两份文件都极力丑化、妖魔化李伟杰,前者指控李伟杰“受别有用心人的蛊惑,提出巨额无理赔偿要求”,后者攻击李伟杰“上访缠访”“性格比较极端”。这两份阴暗见不得光的官方文件在网上披露后引发了强烈反响。不仅老李博客(http://t.cn/RhLCIZc)撰文驳斥,一年前就有铁路职工撰文《工人和单位打官司,谁更无赖?》http://t.cn/RhLCIZV讨伐路局的文件,更引起全国各地铁路同行工友对路局文件的自发声讨,铁道论坛上已有13万多次点击、125条回复,网友评论几乎一边倒揭批领导的黑暗、或同情或“力挺”老李。 欺人更甚的是,从去年的维权以来,政府央企背景、一贯半军事化的铁路部门资本家就接连发出威胁老李的信号,例如去年8月,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领导找到李伟杰谈话后,网上就有五毛竟然明目张胆对老李发出死亡威胁http://t.cn/z8PDF4l。今年在该案二审开庭当天8月1日,洛阳中级人民法院门外众警把关,入法院的人员要经过严格检查,法院两边路口有近百名铁路官员和车辆把守,更有流氓故意挑衅,守候在洛阳中院门口的洛阳机务段保卫科副科长崔林江等人员,无中生有指责李伟杰手机拍照,以此为由欲夺其手机并推搡拉扯,一批“旁人”更是突然趁乱拉扯并追打老李,故意摔断老李的拐杖,有路人拍照而被洛阳机务段保卫科的人抢夺、推倒、流血,幸而有两位律师和老李儿子及时护卫,才挡住这场险恶的横祸,几位法警一旁站着看,根本不管。庭内只允许持当时发的旁听证旁听,却也有法警环伺,庭审中被上诉方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架势,拒绝原告方询问平时是如何计算工时的,甚至主审法官都当庭帮着资方挡开了律师的质询。尽管大谈“依法治国”的四中全会即将召开,尽管为高压维稳背尽黑锅的康师傅已经落马,尽管中国铁路总公司刚在8月25日换了领导班子,但是在小小的铁路职工李伟杰的维权案中,有权有势的被告方却根本无视法律和劳动者尊严,堂堂的铁路央企摆出一副无法无天、肆意欺压职工的黑帮流氓嘴脸,这些央企的领导用千方百计打压维权职工的违法行动,向世人说明:十八大以来鼓吹的“依法治国”在权势者手中就是压迫工人的遮羞布,就是欺骗愚弄人民的幌子。

揭露和控诉固然有必要,如果它们可以唤醒群众的话;但是资本家统治阶级是骂不倒的,道德是无力的,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依法治国”就是一个新的愚民幌子、我就是要剥削压榨你。然而觉醒起来、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捍卫自己利益的劳动者,却能够迫使资本家低头、让步,最近的南昌局赣州火车司机的罢工行动只消60小时就让路局有所让步,正说明这个道理。但是仅凭一两个热心分子加上群情激愤的维权行动,也是很容易被击溃的。这一点也不应太多苛责赣州的火车司机,毕竟对于众多火车司机来说只是刚刚开始斗争。但愿赣州火车司机的小胜利和李伟杰的抗争,能够让更多的列车乘务员、铁路职工苏醒、有所关注、起而维护自己的权益,从而团结起来。只有复兴真正的“二七精神”,工人才能用自己钢铁般的团结力量,硬是把“铁老大”资本家的肉割下来。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Che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