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利克斯顿,伦敦的Ritzy电影院工作的工人与其雇主,本质上属于影院巨头Cineworld的Picturehouse公司,进行了一场漫长而艰难的战役。在这次充满活力的,吸引了众多公众支持的运动之后,双方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协议。 但是, Picturehouse公司现在打破了这个协议,并且雇佣了打击工会专家,试图阻止其他的Picturehouse地点获得与广播界和娱乐界联盟BECTU的共识。 Ritzy代表发布以下声明: “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我们的支持者,Picturehouse已经决定打 …

Walton Pantland

Ritzy Picturehouse

 

在布利克斯顿,伦敦的Ritzy电影院工作的工人与其雇主,本质上属于影院巨头Cineworld的Picturehouse公司,进行了一场漫长而艰难的战役。在这次充满活力的,吸引了众多公众支持的运动之后,双方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协议。

但是, Picturehouse公司现在打破了这个协议,并且雇佣了打击工会专家,试图阻止其他的Picturehouse地点获得与广播界和娱乐界联盟BECTU的共识。

Ritzy代表发布以下声明:

“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我们的支持者,Picturehouse已经决定打破我们前进并且建立积极工作关系的口头合同。”

在最近两周,公司对我们协议的拖欠工资没有被满足这一环节引起了我们的关注,这导致了员工最少没拿到应得的三分之二,由于“奖金”从拖欠的工资中被剔除了。

在这个活动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努力地争取让公司认识到我们不认为奖金是工资,并且持续地拒绝任何包括奖金的交易。在一些场合下,我们向高级管理层100%明晰了我们的工人值得更好的薪酬,不能变少。

在抗拒公司滥用我们合同中的词汇的决策后,我们集结了工人们,正式抗拒公司误导性的地对待他们在2013年10月支付我们拖欠工资的承诺。

请注意这可以导致劳工行动。

考虑到我们行动的积极成果和公司给予我们他们会采取措施增进工作关系的承诺,我们万分失望必须再次回到这一步。

这应当同样引起你的重视,Picturehouse/Cineworld雇佣了一些像打击工会专家这样声誉的人来解决所有工会问题,包括BECTU企图获得工会认可其他的Picturehouse分部。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