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上一名抗议者的头像r 作者:Walton Pantland 任何仍在怀疑社交媒体是否是一场潜在革命的人请看看现在的土耳其:让市民们自由的在网上交换意见对土耳其当局来说是一个威胁,于是他们决定封杀Twitter。 他们这样说道:“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政治秩序。我们将彻底封杀Twitter。我不在乎国际社会怎么评价,每一个人都将看到土耳其共和国的权威。” 或者,也许是每一个人都将嘲笑土耳其总理的这个’权威‘行为。很明显Erdoğan在试图控制社交媒体上的文章避免他们病毒式蔓延时,引发了一场史翠 …

Walton Pantland
An Occupy Gezi protester on twitter

Twitter上一名抗议者的头像r

作者:Walton Pantland

任何仍在怀疑社交媒体是否是一场潜在革命的人请看看现在的土耳其:让市民们自由的在网上交换意见对土耳其当局来说是一个威胁,于是他们决定封杀Twitter。

他们这样说道:“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政治秩序。我们将彻底封杀Twitter。我不在乎国际社会怎么评价,每一个人都将看到土耳其共和国的权威。”

或者,也许是每一个人都将嘲笑土耳其总理的这个’权威‘行为。很明显Erdoğan在试图控制社交媒体上的文章避免他们病毒式蔓延时,引发了一场史翠珊效应(Streisand effect:试图阻止大众了解某些内容,或压制特定的网络信息,结果适得其反,反而使该事件为更多的人所了解,用中国一个成语就是欲盖弥彰)。这是一个典型的来自旧式的,传统的政治结构的反应:他们不喜欢一则故事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传播,于是他们阻止并关闭它的传播渠道。他们通过法庭发布超级禁令或者其他的法律文本来禁止,或者如果他们再顽固不化一些的话,便会采取切断所有服务器的方法。

但是网络的反击开始了,它被设计出来是为了增强信息的自由流通并且迅速发现障碍物,当然,这也包括Twitter的禁令。所以,人们在一开始就能分享。

由于全世界的社交媒体用户团结在一起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保护在线上的自由的演说:无论任何人,无论出于任何的政治原因都不能阻止大家的这个权利。所以Erdoğan是全世界网络的敌人。

 

The Turkish twitter ban trending on twitter. Well done, Erdoğan. Now the whole world knows you're a dictator.

 土耳其TWITTER被封杀。干得好。Erdoğan,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独裁者。

当局可以通过控制一下传统的新闻渠道:电视,电台,报纸和官方网站来阻止信息传播。这是通过直接控制媒体或者通过压抑立法来阻止自由演说,就像南非的保密法案。在有的国家,即使当局并不直接控制媒体,他们同样可以通过相关机制来影响媒体阻止停止报道。

举个例子,关注英国的人都知道,托利党是如何希望BBC不要报道NHS的私营化,并且能够帮助托利党推行托利政策。也能够注意到,他们采取了各种奇怪的措施去恐吓威胁。比如他们的密探就强迫保安毁坏一台据说存有斯洛登发布文件的副本的笔记本电脑。

但是,他们无法控制社交媒体。

在这个沟通越来越透明的年代,信息是社交变化的催化剂。维基解密揭露了突尼斯本阿里政权的腐败,这又一次催化了信息革命的爆发。社交媒体促进了中东的社交变化,甚至整个欧洲的。

在西方国家,我们从维基解密和斯诺等身上知道,我们的领导人有多腐败残酷,他们的爪牙监视得有多密切,都只是无稽之谈。这只会加剧民众对选举政治的厌恶和催生抗议活动。

它还会催生一种新形的活动和政治。比如在美国,工会活动家正在使用社交工具来组织关于快餐零售行业基本工资的一场抗议。

关于权利,全球的人们都有权利去问责,并参与其中。全世界的民众在网络上团结起来——这在以前从未有过——大家都非常活跃的参与其中。当局的态度将决定我们是经历一场革命还是一场改革。

当局可以参与到这个对话中,但是如果只是强暴的关闭服务只会得到反效果。

信息是革命的食物,社交媒体是一个合法的交流机制。Erdoğan是在反对这个潮流就像卡纽特王(曾经的丹麦国王)命令大海让步一样!

Erdoğan trying to control twitter

Erdoğan trying to control twitter

翻译:王琛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License.
Author avatar

Walton Pantland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ist living in Glasgow. Loves whisky, wine, running and the great outdoors. Walton did an MA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at Ruskin, Oxford, and is interested in how trade unions use new technology to organise.

Read All Articles